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卓三的博客

山外青山楼外楼

 
 
 

日志

 
 

宫 墙 柳  

2007-11-21 08:52:2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宫 墙 柳    卓 三(原)

 

    陆游与唐婉的爱情对答的词里,有美丽的“满城春色宫墙柳”的句子,所以我对宫墙柳素来怀有好感。

    但我看了许多王宫外的柳树后,却产生另外的情感:

 

    皇城,

    方正,

    帝王的陵寝,

    方正,

    方正之阵冲锋陷阵,

    占领的阵地是王权的脑袋。

    被指挥的依依柳,

    春的灵魂被拧掉,

    剩下的只做

  “恐坏云根嫌地小,

     爱看山色放墙低”的点缀。

 

 不是吗?高高的宫墙在皇城的四周是不肯放低的,因此墙外的柳树一律低于它,墙内的柳树已往有,但在清朝的宫内是不许存在的,可怜的春柳,只能在墙的跟前站岗。为了赏心悦目,宫外的皇家园林常常把宫墙放低,但在这种意义上的宫墙实际上已不是宫墙了。

  在扬州,苏州,西安,杭州,北京等地的百姓,不但把皇城的高墙叫宫墙,凡是王公贵族家的墙,甚至连园林的墙都叫宫墙,因为只要它们都是一色椒红的粉墙,不管它们的高低,围的是不是王宫。至于柳树,则很少有百姓去辨别在什么地方的叫宫墙柳,都认为它是报春的使者之一,只有文人墨客,才对宫墙边的柳树冠以宫墙柳的人格化名称。《诗经》中早就有“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的借柳抒情的吟唱,我不知道诗人那时是否就注意到宫墙柳了。

  其实,所谓宫墙柳,和普通的水边道旁的任何一种柳没有两样,最多也就是品种不同而已。往往宫墙柳没有大自然里自生自长的潇洒动人。就说北京的一些宫墙柳吧,树身粗,高,颜色特别灰暗,垂条没什么过渡,好像一下子就从秃秃的粗枝上垂下来,而且稀稀疏疏,既不苗条也不婆娑,到了春末夏初,仍然叶不遮身的样子。我不禁想起历史,兴许春光里,历代有兴致的人折枝赠人的举动太多了,把本来就柔弱的春柳弄得遍体鳞伤,老少同祸,代代不得疗伤,所以如今宫墙柳成了病态柳!当然,1911年清朝覆灭了,故宫的墙外柳活到现在了吗?没去考察,现代人也许逢春折柳的习惯没了,可是就故宫的墙外柳却也有一种干涩感,说不准是否是我的偏见,望着那不小的个头,那无力垂着的条儿,总打不起精神,都沾不上皇家气派的一丁点儿光?

  闽江东墙的附近,柳绿荫岸,风梳垂髫似的枝儿,显示着无尽的活力,倒影能消料峭春寒。仔细看看,从树身到树枝,匀称地过渡,柳条儿从枝头丝丝喷出,自然地弯垂下来,一丛丛拥在一起,浓浓密密,树身都被染绿了。笑着的桃花,携着东风,约春柳做伴,告诉少男少女,东墙爱情红:

 

    东墙向着闽江,

    蔷薇样一层层红。

    映上爱河淙淙,

    灼得爱眼迷濛。

    墙外浅露的爱,

    经不住太阳晒,

    褪色纷纷,

    墙内深无穷,

    桃花,人面,东风,

    加上婀娜的春柳,

    压低枝头无数重,

    似酒,

    愈陈愈浓。

  评论这张
 
阅读(463)|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