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卓三的博客

山外青山楼外楼

 
 
 

日志

 
 

夜半寒山未闻钟  

2007-02-06 12:17:00|  分类: 我的文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半寒山未闻钟    卓三/07.(原)

       寒山寺并不大,就是现在也算不上堂皇。寺不远处的枫桥更是一座小桥,找了半天枫树,谋面的是乌桕树。那儿的流水平平,说不上有什么特色。我想唐朝懿孙到姑苏江岸船上过夜,他怎么会对这么个其貌不扬的地方大发诗兴?
      我先是到苏州城外的吴江看一看,到底离寒山寺有多远,因为高仲武编的《中兴间气集》录懿孙写寒山寺的诗题叫《夜泊松江》,在松江投宿怎么会听得到寒山寺那么远的钟声?所以我想到松江上游的吴江看一看。我从来都认为宋人将《夜泊松江》更名为《枫桥夜泊》是欠妥的,枫桥虽在寺附近,要是有船,离寺还有些远,不像诗意表达的。不是我固执,在《全唐诗》的注里就写着:“一作夜泊枫江”,大约编者知道吴江和松江是连在一起的,
       也许江相连的那一带叫枫江?
       回过头来替懿孙想一想,唐朝时,姑苏城外怕是很荒凉的吧,一人羁旅寒江,莫名的愁思上涌,伴着渔火和钟声就诞生了这首名诗。多谢《唐诗三百首》的编传,寒山寺今天才可能成为旅游名胜。
       我是在特殊的日子里到寒山寺去的,高僧留我住宿。他细细领我看了寺内的主要题刻后,回到俞先生写的张继诗名碑前,他说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这首诗?我说不到点子上来,他笑了起来:“其实也有人嫌懿孙写得太差......”。这时膳房里叫吃饭了,我们的话题就搁了下来。
      用餐后,高僧怎么就把小沙弥叫到禅房一起诵经?听着听着,我好像感悟到什么,于是立刻把那时捕捉到的思考写下来:

      寒山听诵

 夜钟难渡寒客多多,
 高僧诵里叠叠烟波,
 要说给了谁最多,
 情拴古锁孔,
 心流不出一滴浓浓的歌,
 望寒山
 对坐你我。
 
 悲戚岸靠心扉,
 欢娱灵托梦坠,
 听了不够,
 沽一杯经文灌下,
 原来
 “空了”并不概括。

       是夜,高僧跟我细谈了有人批评张继诗的事。一位游客曾经与高僧讨论过,游客觉得《枫桥夜泊》用词太不恰当了,第一句“月落乌啼霜满天”的“天”应改为“地”,霜怎么会满天?第二句“江枫渔火对愁眠”的“眠”不行,你既然“眠”了怎么还会看见渔火?应该改为“寐”,半睡半醒还差不多。第三句“姑苏城外寒山寺”倒没什么,第四句“夜半钟声到客船”的“船”更不对,船又没有耳朵怎么能听?应换上“耳”字。按他这么改后,全诗就成这样:月落乌啼霜满地,江枫渔火对愁寐。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耳。高僧当时很客气地说了自己的看法,首先原诗是首七言绝句,这么一改,平仄不对,怎么能算是绝句?游客说,那算是古风吧。高僧再指出,改后的韵脚也不对,更重要的是诗要用形象思维,“满天”是形象地表达霜多,天气很寒冷。“对愁眠”是诗人形象地把江枫和渔火拟人化了来说的。至于钟声传到客船有什么错呢?游客到底被说服了没有我就不再问了。
       我此时想到另外一个事,从格律和诗歌创作的思维方式来谈古诗,无疑是正确的,不然好端端的一首绝句会被弄得令人啼笑皆非。但要是把这件事放在一边,只说在一切名人名家面前,探讨学术问题,要么服从,要么近亲繁殖,显然有碍创新,我们多么需要离经叛道者啊!从最早提出这种观点到现在,要是把时间加起来,可以成一条历史长河了,怎么做起来这么难?我仰望窗外钟楼上高挂的寺钟,此时真盼望有人敲响,以清醒世人。
       寒山寺的这一夜,弄不清是我睡着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始终未听到钟声。清晨我再写一首《羁旅寒山两度风》:

     呼啸,
     如狂,
     似跳,
     纸样薄的身躯,
     吹贴上寺门的窗。
 
     铁马金戈,
     滚展风钟,
     是夜的一页传声千秋。
 
     羁旅,
     风筑的惊恐,
 
     羁旅,
     风送的满弓。

       但我对钟声还是有感情的,就写一联留这里吧:

万顷秋风收败叶
半江渔火落疏钟

 27石佛山的漱石枕流

       事情得追根到《世说新语》这本古书上去了。书中载有这么个故事:孙子荆少年的时候,一心想归隐山林。对王武子说,要以石为枕,用水漱口。可是他错说成:“我要用石漱口,安枕清流上。”王武子奇怪地问:“流水可以枕,石头怎么好漱口?”孙子荆将错就错,辩解道:“我所以要枕流,那是因为要洗耳朵;之所以要以石漱口,那是因为要用它磨牙。”于是“枕流漱石”便成了流传千古的成语了。
       当年莲花院石佛山的长老,法名释尘,一个炎热的夏夜,他诵经半宿后,便到院外的溪流里寻石盘腿打坐。谁知连日来山涧瀑洪冲击,一块形如长枕头的黑褐色石头不知从哪里被冲到溪涧缓流处。长老见石枕心里十分高兴,便口中念念有词:“阿弥陀佛,山灵石动,枕我法身,善哉,善哉!”于是他忘其所以地涉水近石,躺了下来,将头安枕在那块枕石上。当第二天弟子们来寻长老时,长老已经安然圆寂了……为纪念释尘长老,那块如枕大石就留下了枕流石的美名。
        明明是长老的枕头石怎么会叫枕流石呢?
        许多年以后,又一位长老对弟子们说起枕流石时,他做了这样的理解:“既然枕石漱流早异化为枕流漱石,释尘长老佛性彻悟,虽身卧清溪水,头枕石头枕,可他的神灵早与孙子荆瞑会空庭,飘逸佛国,留下石枕枕着清溪水的灵物,以训后生长悟性,生生息息枕流漱石,故名枕流石”。
       佛家对世间万物都赋以佛性,难怪这块枕流石静静地卧在水里,天长地久,怕也同长老一样,彻悟升天的。可是千万个游人到石佛山看枕流石却可能有如我《枕流石》五绝所云的:

        睏卧清溪里,泉唱我鼾歌。
        尘埃心无惹,万事不蹉跎。

        这里所说的虽无史可查,但佛家对空灵的解脱的传说倒也是一说。只因为枕流石所在的山溪,景色实在奇异,必然会引人遐想。就说那溪流,原是从两个峡谷间的两道溪流合流而成,左边终年流水清清,即使春夏大雨季节,冲流出的溪水,依然清澈明净,浑泥浊水不知被谁过滤了一样,人们随时饮一掬清水,总是甜沁心脾。可那右边的溪水却清浊无定,明明山洪涌来,风啸雨注,溪床只见水满,而不见浊。天高云淡朗日当空,游人鱼贯入得丛林来时,无缘无故溪水反而现出丝丝橘黄色,山溪有意作弄人似的。不过两溪绝无泾渭分明之势,因而合流后亲和的态势出人意料,无论何时,看不出合流水出自哪边,鱼翔浅底,山光返照,和风吹皱都显现着一体的和谐。当我临溪照影时,一缕诗情便在脑海中漾开来:

     淙淙流水的串串水泡,
     启发动感的思考,
     要不是信男信女,
     梦见满意的圆有多少。
     是轮到我试时运?
     天光云影水中徘徊,
     那就是千手观音,
     摘我心果,
     甜酸苦辣的煎熬。
     过往左右溪,
     无数回奔跑,
     请漫石清溪,
     记下我快乐
         和烦恼。

 不可懈怠,
 不可懊恼,
 退一步
     就到山坳,
     就到峰头,
     就到静心的圃苗。
 水流涤去喧嚣,
 写下了涌动的静,
 留下了忘我的飘飘。

 

 

 

 

  评论这张
 
阅读(399)|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