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卓三的博客

山外青山楼外楼

 
 
 

日志

 
 

乔伊  

2007-02-26 01:52:39|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乔伊(原创)

                                第一章

      三湾港近岸的望云岛上,一座还很新的修道院,门还没开,一队法国的水兵已经来到了院前的两棵大银杏树下,他们漫不经心地谈些什么,好像不是要进院跟修女交涉什么事,目光不断地在地上寻找什么。已经是秋天了,金黄色的银杏叶,虽然没大风,也稀稀落落地飘,飘得满地都是。一位年小一些的水兵,拾起两片分完整的叶子,小心地夹进口袋里掏出的小本子里。然后拿出一张姑娘的相片深情地看了又看,旁边几位水兵挤眉弄眼,用手比划着,像要摘几颗银杏果送给他。那边一艘军舰鸣了几声,水兵们立刻起步下岛去。

      修道院不远的小村子,已破落不堪,唯独一家旧院子的门楼,还十分完好地立在那儿,檐下“渔风淳朴”四个字,虽然退了色,但紫色的影子依然引人注目。从厚厚开着的大门往里看,一个石条铺着的长方形院坪,倒也干净。正面是一座三进带厢房的正屋,天井里左右各一棵桂花树,默默地开着花,淡淡的香味不时飘了出来。正屋右边,一条鹅卵石小巷,穿过好几座土墙瓦屋。那墙是碎石、碎瓦混着泥土夯成的,因为年代久远,几经风吹雨打,变得凹凸不平,但整个墙体仍然挺结实。巷子静得出奇。马鞍形防火墙上的青瓦残缺不全,像是诉说着今日的破败之痛。

      突然,正屋后面一只鸟噗噗飞来,“乔伊——乔伊——”叫个不停,不知道是什么惊扰了它,随后,巷子尽头传来一阵婴儿的哭声。那声音越来越凄惨。怎么没一个人去安慰婴儿?

      这时,一位修女开门扫落叶,听到哭声,停在门口。她本能地顺着那哭声追到那条巷子里去。爱啊,一个用旧棉袄裹着的婴儿被谁抛弃在那儿。她抱起了婴儿,边喊边找人。村里的人都到哪儿去了?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修女只好把婴儿抱回修道院。

      院外鸟儿“乔伊——乔伊——”叫个不停,婴儿在几个修女的看护下,还不时不时地哭几声,直到修女们拿来不多的奶粉泡成稀汤,一口一口地给喂着,那哭声才停了下来。

      自从婴儿在修道院里出现起,修女们不断地寻找婴儿的父母,可是村里没一户人家指说知道的事。怎么办呢?最后修道院的老姆姆只好决定收养这个婴儿。

      日子过得很快,婴儿一天天长大,得起个名了。修女们你说一个名字,她说一个名字,没法定下来。正好,院外熟悉的鸟叫声又起:“乔伊——乔伊——”,这下好了,姆姆说,她既然是女的,就叫乔伊吧,这们名字像女生的。

      三湾岛离榕城不是很远,修女常常要到城里买东西,自然也就会带回乔伊用的衣裤鞋帽和一些小玩具。可怜的乔伊总算得到人间的一种爱。

      乔伊长到四岁时,已经很活泼了,她听惯修女们读旧约圣经,还不断听她们讲圣经的故事,没多久,她也能对着圣母断断续续说些圣经里的故事,大家都非常喜欢她。连水兵们都爱逗她玩。

      乔伊第一次跟修女到榕城,在三坊七巷玩了很久,出了巷,看到塔,她高兴得跳起来。说要到塔那儿去玩,修女怕时间迟了,只好匆匆带她回院。当划船回岛时,修女用福州话唱儿歌给她听:“塔,塔,我们不要拜菩萨,菩萨只是土,拜来拜去拜糊涂。”乔伊跟着唱得兴高采烈。深水港的水面,平如明镜,只有小船裁开的镜面,留下清晰的八字,那八字头一直慢慢被拖到岛岸边,许久许久才消逝在港湾的海面上。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