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卓三的博客

山外青山楼外楼

 
 
 

日志

 
 

楹联散记  

2007-03-03 23:00:40|  分类: 我的楹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8  楹联散记(原创)

    说来可怜,在校读书时,一本本厚厚的文学史啃着啃着,竟没有读到有关楹联的论述,也没有去读楹联作品的专门评析。老大了才较认真地读了清朝梁章钜的《楹联丛话全编》一类的书。后来又陆陆续续地读了许多联作,并且学着写些联,居然也爱上了联。
    由于有机会到外面走动,写了几副联,大多是写人述景之类的,录几副留作学步的痕迹。
    一年仲春,在北京陶然亭小坐,一时来兴,写了一副:

          春草没蹄人染绿
          杨枝投影水消寒

    在赵州桥时,有感于古人的伟绩,写了副回音联:

          水映桥虹桥映水
          勋垂史册史垂勋

  

    连着又想到纪晓岚、徐霞客。先用“晓岚”两字写拆字联:

          山风吹艳生花笔
          尧日昭明启智书

    再得一联:

          学海无双士
          联山第一峰

    徐霞客可以说是舍生忘死的伟人,我是这么写他的:

          攀壁逢巉岩峭石,徂矣高山,万种危难须再往
          携筇问渔父樵童,何之野路,千般辛苦不回头

    因为温泉宾馆要一联,写了副短联:

          温由情出
          泉自心来

    安徽小岗村农民集体写契约,摁手印,冒死为了承包耕田,留下了历史的见证。联想到朱元璋是安徽出来的皇帝,我也写了一联:

          帝子高台,说龙起江淮,岂知花鼓声声里,三呼仍受离乡苦
          民生大计,喜业兴桑梓,怎忘契文字字中,一摁方腾动地欢

    回到梁章钜的书里来,看他录的苏州虎丘山花神庙联:

          一百八记钟声,唤起万家春梦
          二十四番风信,吹香七里山塘

    在杭州录的花神庙联:

          翠翠红红,处处莺莺燕燕
          风风雨雨,年年暮暮朝朝

    再看他录的邯郸吕仙祠黄梁梦亭联:

          睡至二三更时,凡功名都成幻影
          想到一百年后,无少长俱是古人

    像这样既切题又通俗易懂的好联,我真不敢望其项背!
    忆起先父曾经叫我看一副僧舍门前的对联,是这样的:

          大厦量人斗
          娇妻渡客船

    那时我只是个孩儿,不过识几个字,自然不懂其中的奥妙。现在看来,真是高手之作啊!都说年纪大了,爱看哲理性的句子,然而,这副联全是用形象思维创作出来的,但它的内涵却大得很。
    在雁荡山合掌样的大岩缝庙宇边石壁上,看到邓拓的诗刻在上面,想了许多。来到上海,望着浦江月,投光江岸,旧日的十里洋场,如今已是一片灿烂 !六十年代我看到的上海滩,总觉得不伦不类,中西的建筑混血儿吗,不像;纯西化的吗,也不像,更不用说中国纯种的了。又想到“文革”时的上海那帮人,心中涌起对文人邓拓的怀念。廖沫沙悼念邓拓的诗中的两句:“岂有文章倾社稷,从来佞幸覆乾坤”,勾起我写下这副联:

         佞幸欲覆乾坤,曾几何时,秋月又临辉浦水
         文章岂倾社稷,瞬间今日,春花齐放涌申城


    旅思如絮,飘忽不定,人在人生与自然的大戏台里,南柯一梦,于是自我戏写一戏台联如是:

         得失兴衰,一场武略文韬,惊鬼神
         悲欢离合,顷刻情天恨海,起波澜

    过舜帝陵,牢记不可数典忘祖,一副祭联作为祭奠吧:

         羮墙情切,殷殷负夏扬尧德
         樽俎意深,灿灿鸣条赞禹贤

    注:“羹墙”是依《幼学琼林》语:“虞舜慕唐尧,见尧于羹,见尧于墙。”
“负夏”、“鸣条”依孟子语:“尧生于诸冯,迁于负夏,卒于鸣条。”

    写着写着,后来居然也参加一些联赛,获得一些奖。然而,即使获奖的联,我实在也是不觉得有什么好。倒是有时确有所感,有一两副,似乎感觉还可以,如:

            原碑林公园

          万象乾坤碑石里
          千秋日月墨林中

          安兴庆宫公园勤政务本楼

         楼里犹闻:五夜早朝声入梦
         湖滨似见:一枝浓艳露凝香

    上副联里从“五夜早朝声入梦,一江春水暖先知”(佚名)和李白的诗句中各偷了一句,还觉得有些得意。

                 南京文枢阁

           长衍晋唐书,醉卧香街缘翰墨
           频归王谢燕,起看淮水尽文章

                 猴、鸡(分咏)

               称圣怎知遭劫运
               司晨还得过屠刀

    伏羲庙拜的是我们的祖先,我虔诚地写了一联:

          草昧结绳,欣六书造字,鬼哭神惊,消除驽钝有如天廓张眼,开文明伟业
          洪荒造象,看八卦试锋,条分缕析,求破鸿蒙假托水龙负图,探哲理丰功

            有的是“应试”联,如:

                   题鹳雀楼

              能使楼穷千里目
              岂因鹳唱九重天

          誉载千古,楼也?诗也?
          目穷天地,巍哉!壮哉1

          拟龙虎山云锦、仙岩联

      立云锦,思人事纷繁,情愫容天何磊落
      邀仙岩,溯宇寰混沌,乾坤育道自恢宏


            为河东茶楼拟联

         景幻奇观,水煮河东月
         情融芳阁,香收龙井春

    这些有的我以为还可以的联,充其量也只是学步的印记而已。暂且留在这儿吧。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