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卓三的博客

山外青山楼外楼

 
 
 

日志

 
 

小巷深深深几许  

2008-01-29 10:50:01|  分类: 我的文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巷深深深几许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扬州瘦西湖

小巷深深深几许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扬州园林

小巷深深深几许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小巷深深深几许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扬州古巷

小巷深深深几许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古迹

小巷深深深几许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园林堆石

 

   小巷深深深几许

             卓   三/07(原创)

    独自一人踱进了扬州的一条小巷,那是真正的小巷,两边青砖砌的高墙,夹着条稍有弯曲的巷路,因为座向好,巷里亮着,也通风。没见自行车往来,人们好像多是进巷的。我不知不觉地跟着一位年纪相当的老人走着,他右手握着书卷背在背后,脚步缓慢。他上身穿着黑褐色的香港纱衫,如今很难见到这样布料做的衣服了。亚麻长裤,深灰色。黑色皮凉鞋擦得亮亮的。很靠近他时,我注意到他手上的书叫《陈宝琛与中国社会》,那是一本600多页的资料书,福建版的内部书籍,因为我读过,所以很眼熟。看那老人的步履,我猜他准是很满意的,是他得到这本难得的资料书?刚与同行得意地商讨过?当他走进一扇拱门时,我往里看,石板天井净净亮亮,可惜见不到全貌。我抬头望那墙上的窗,小而别致,木框边,上有斜檐,砖的,雕琢着花草,还有几个人物,太小,认不出是佛还是凡人。窗栏伸出墙外些许,留出尺把窗台,放着披青苔的一盆假山小盆景,挺湿润的样子。好雅致的主人。

    我继续向前走着,听见后面又来人了,回头看,又是一位老人,70来岁,短紫衫,西式短裤,皮凉鞋也很净亮,右手里的手杖,并不拄地,只玩着。白发下的脸庞,祥和,含笑意,眼角的鱼尾纹不深,让老人家显得更精神。我放慢脚步,让他走到我前面去,擦肩而过时,他礼貌地朝我笑一笑,还点了点头,这时他停下脚步,看了我一会儿,大概看出我不是这儿的人,他开口问我:“您到扬州旅游?”我答道:“是的,福建来的,来看小巷,谢谢您问起。”“留下的这条小巷是宋朝修理过的,您南方来的,可以看一看,可惜扬州这样的小巷不多了。”老人看来很留恋这巷子。说南方,我好像觉得扬州給我的印象就是在江南。

    走了一段,遇到的第八个是位老太,她从我正面走来,提着一盆蟹兰。怪啊,江北的蟹兰长得那么肥厚,油亮,闪绿。老太的髻子缠到头顶偏右的一边,没见什么扎着,但不见得就会散开。浅棕色的头发,像是染的。T恤衫和藏青色裙子搭配得十分得体。很突出的是她脸色红润,没老气,高高的鼻梁上架着宽边大眼镜,好模样。她从那边的拱门进去了。那墙上的小窗,应该是她家的吧?同样是木窗框,不过檐砖是云波纹,檐下垂着3只多角的香袋,流苏静静地垂在一盆蟹兰上。

    窗子自然成了我注意的对象,看过20来个,粗粗过眼,差别不大,稍为留心一下,却各不相同。相异的地方多在雕檐和窗栏。窗台上放的除了盆景和花草外,还有一些是雕刻。有一尊玉雕是西洋的《泉》。所有的窗子都干干净净,清清爽爽,明明快快,灵灵巧巧,精精神神,好像可以映出主人的心灵似的。

    走出小巷时,一位小学生抱着一尊塑像,它身上是古代装束,一问,是文天祥!可这位可爱的小学生回答我问话时,没直接说出塑像塑的是谁,他昂着头正确,流利,有感情地背诵出“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名句。啊,深巷孕育出这么好的少年!深巷深巷,你的人文底蕴真是深不可测!我盼望着还有另外一个少年手拿又一尊雕像——史可法,扬州有他的纪念堂。无巧不成书,这不,一位灌注石膏像的艺人,正在那边灌注史可法的雕像哪!

    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位姑娘,挑了两篮茉莉花,花被摘放在用麦秆编的小花斗里,小花斗整齐地叠放在篮子里。很远就飘来袭人的香味。我走到了她跟前,问买一花斗多少钱。姑娘礼貌地说:“先生,不卖的,我挑回去放夜香的。”什么叫放夜香?原来,晚上把茉莉花摆在窗台上,蚊子就不来了。人可以闻香读书,醒脑又舒服。我说扬州人都有这习惯?姑娘说,她家爷爷辈从上海搬到扬州来,他们三代人都保持放夜香的习惯。姑娘同样很快看出我是外地人,笑着随手拿了一斗茉莉花送给我。我谢了她,继续前行。茉莉花的馨香伴我行走到巷子的尽头。远远的那边水面上飘起一座石拱桥,倒影与它合成了一个大圆,可爱极了,那圆藴含着多少人们美好与善良的愿望。“好一朵茉莉花,好一朵茉莉花。茉莉花开香也香不过它......”好像水边飘来舒心的、熟悉的、耐人寻味的江南歌声。

 

    小巷深深,

    深在那老人的书卷里,

    深在老太时髦的大眼镜里,

    深在茉莉花篮里,

    深在少年深情的朗诵声里,

    更深在一排排迷人的小窗台上

    和小巷人们无限美的心灵里。

 

    扬州被外族蹂躏的铁蹄下有幸留下这条小巷,也就留下了历史的色彩,留下了心的沟通渠道,留下了我们对往昔的追思和对前程的遐想。

    我只能在夜里写些什么,特别对残留的古城墙观后又想到小巷的时刻,催我写下首七律:

 

异域蹄痕孺妇哀,宋都飞徙乱兵摧。

青砖绿瓦良辰记,铁壁铜墙錚骨台。

留策莫忘兵骁勇,推贤应取仕崔嵬,

古城念及汗青重,不舍余垣护故罍

 

 

                    

 

 

 

 

 

 

  评论这张
 
阅读(488)|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