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卓三的博客

山外青山楼外楼

 
 
 

日志

 
 

月镜山下悲严蕊  

2008-04-27 22:30:16|  分类: 我的文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月镜山下悲严蕊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月镜山下独峰书院

 月镜山下悲严蕊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我在独峰书院

 

 月镜山下悲严蕊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茅盾先生题匾:“桃李浓华”

 月镜山下悲严蕊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书院一角

 月镜山下悲严蕊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书院内朱熹塑像

 

   月镜山下悲严蕊

 

                         卓 三/08.4.21(原创)

 

 浙江缙云有月镜山,石壁如台,中间高出处,嵌一面圆月形大镜,实际是壁上自然穿过的一个圆洞,天光透白,亮洁得比闺房里的梳妆镜还耀眼。朱熹讲学的“独峰书院”就在这山下。

见院门上朱熹用行书写的书院名匾,读书人看了总是喜欢。但进门所见,天井绿苔,堂阶青草,几桌似有尘埃。再看朱熹塑像,颇有年岁,在幽暗中有不胜清寒之状。俄而风起,细雨如芒,几分寒意袭人,寂静中似带点点愁意……

往日里,大凡见朱子遗迹,必然顶礼,不知是何缘由,今天我眼前总是浮现那山上的月镜!也许这儿离台州太近吧。春鸟突然从天井上空掠过,几声鸣叫,惊回头,正好望见堂前茅盾先生题的“桃李浓华”大匾,心中一抖,一个女子恰好从月镜里走出来一样,渐渐逼近我的身前……,啊!浓华间的红杏啊!

她不就是严蕊吗?她是从在台州的提点刑狱岳霖那儿来的吗?深知“莫须有”罪名之害的英雄岳飞之子岳霖,是他让狱中奄奄一息的她,昂然走出女牢,是他让她公堂以词代述,一首《卜算子.咏梅》,叫七尺男儿泪洒胸襟!

我不可思议,巡察台州时,朱熹也许只因为与太守唐与正(字仲友)有过学术争议,或是心迷天才营妓严蕊,他明知自唐始至宋,官家养的妓,只卖艺不卖身,竟然奏唐太守“滥交”,严刑拷打无辜的严蕊,日复一日,月复一月,严蕊命危旦夕!血性女子,拒不诬太守,“是非真伪,岂可妄言”,这是她的口供!柔情万般的女子,竟如此刚烈。理学家啊理学家,你的理性与人性都跑到何处去了?

我仿佛又见到唐太守当时为赏识严蕊能词善舞,歌吟动听,约豪客谢元卿如宴观赏,醉得元卿半载未归家!他怎么晓得,就是这事,给严蕊惹来不白之冤!如此一位民间“草根”女子,才艺双全,只因家难,充为营妓,还得受时下“正人君子”之辱!呜呼!“圣人”何圣哉!

一股闷人的气息,逼我出了院门,呆呆遥望月镜。此时,我看到的是衣衫褴褛,面色清癯的严蕊,垂足坐云端,飘到宫阁的闺房,端坐对镜一笑,品一口香茗,往窗外瞧瞧,漫步走到园林的中间,便解衣沐浴着春风春雨。转眼间,她更衣、理鬓、盘发,喜鹊衔来山花,她随手插花满头,容光焕发!

听,是严蕊在对岳霖大声诵读她当堂做的《卜算子.咏梅》:

 

不是爱风尘,

似被前缘误。

花落花开自有时,

总赖东君主。

 

去也终须去,

住也如何住。

若得山花插满头,

莫问奴归去。

 

出狱后,明知“何处是归程?”茫茫大地无所依!但,股裂肢损,蓬头垢面的她,藐视牢狱,蔑视朱熹,借公堂叙己之不幸,并以此谢春神般的岳霖,唱出人世间最为淋漓酣畅的心曲,走向她心中自由的天堂!

我在问自己:我要是在此景此情里,有她这么理直气壮又洒脱不羁吗?

白墙黑瓦的书院,当时也许的确“桃李浓华”,如今的沉寂,正代人们思考。虽然世人不会对后孔子主义的代表人物的全盘倾覆,严蕊也不会请岳霖到这儿对簿公堂。但历史的瞬间,因为是一滴女子的伤心泪,凝固了,它成了永远令人伤心的琥珀,无论你挂在哪儿,或是暂时没拿起,它都将是警世的珍品!

月镜山明镜高悬,愿天下草根在镜光的普照中,永远沐浴春风春雨,有如山花插满头的严蕊!愿天才的《卜算子.咏梅》千古激荡人心!

 

 

附有关严蕊的资料:

严蕊严蕊(生卒不详),女,原姓周,字幼芳,南宋中叶女词人。出身低微,自小习乐礼诗书,沦为台州营妓,改严蕊艺名。善操琴、弈棋、歌舞、丝竹、书画,学识通晓古今,诗词语意清新,四方闻名,有不远千里慕名相访。南宋淳熙九年(1182),台州知府唐仲友为严蕊、王惠等4人落籍,回黄岩与母居住。同年,浙东常平使朱熹巡行台州,因唐仲友的永康学派反对朱熹的理学,朱熹连上六疏弹劾唐仲友,其中第三、第四状论及唐与严蕊风化之罪,下令黄岩通判抓捕严蕊,关押在台州和绍兴,施以鞭笞,逼其招供。严说:“身为贱妓,纵合与太守有滥,科亦不至死;然是非真伪,岂可妄言以污士大夫,虽死不可诬也。”此事朝野议论,震动孝宗。

  朱熹改官,岳霖任提点刑狱,释放严蕊,问其归宿。严蕊作《卜算子》:“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岳霖判令从良,被赵宋宗室纳为妾。词作多佚,仅存《如梦令》、《鹊桥仙》、《卜算子》3首。据此改编的戏剧《莫问奴归处》,久演不衰。

严蕊词仅存三首,另二首如下: 

          

                     如夢令
   

       道是梨花不是。 道是杏花不是。

       白白與紅紅, 別是東風情味。

       曾記。 曾記。人在武陵微醉。

               

                 鵲橋仙
   

              碧梧初出,桂花才吐,池上水花微謝。
      穿針人在合歡樓,正月露、玉盤高瀉。
   

              蛛忙鵲懶,耕慵織倦,空做古今佳話。
    人間剛道隔年期,指天上、方才隔夜。

  评论这张
 
阅读(384)|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