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卓三的博客

山外青山楼外楼

 
 
 

日志

 
 

烟雨楼漫想  

2008-05-10 22:30:04|  分类: 我的文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烟雨楼漫想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处州烟雨楼春风又临

烟雨楼漫想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瓯江东逝水

 

烟雨楼漫想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烟雨楼漫思

烟雨楼漫想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处州山岭遇游童

烟雨楼漫想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烟雨楼依然 我心欣喜

 

    烟雨楼漫想

          卓 三/08.5.9(原创)

春雨霏霏的仲春,我登上了处州(丽水)的万象山,唐朝起就是文人会聚的南园所在地,只见那儿小栝山山顶的烟雨楼默然而立,兴奋不已!

南园虽然经宋朝扩建,但如今已无迹可寻,还好,铭记沧桑的烟雨楼在此报告了盛世的佳音!忆清朝重建的烟雨楼,遭日寇飞机轰炸,化为瓦砾,我中华文明蒙受灾难,国人是如何的痛心、愤慨!

提起万象山的烟雨楼、莺花亭,人们立刻就会与秦观、范成大、陆游等大诗人联系在一起。

北宋政和年间(1111-1117),处州太守杨嘉言始建烟雨楼,后来,范成大为怀念北宋诗人秦观,特地在山上盖了个莺花亭,之后,文人来此更是络绎不绝。

烟雨楼是秦观去世后建的,但是,秦观在此之前,也许不止一次登上小栝山的,因为他常寄情此处南园的美景,或许还另有心思。他的一曲《千秋岁》感动几代人啊:

 

水边沙外,城郭春寒退。

花影乱,莺声碎。

飘零疏酒盏,离别宽衣带。

人不见,碧云暮合空相对。

 

忆昔西池会,鹭同飞盖。

携手处,今谁在?

日边清梦断,镜里朱颜改。

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

 

秦少游愁什么?宋哲宗绍圣元年(1094),张惇做宰相,和蔡京他们一起打击元祐党人,他因苏轼案牵连,被这个穷凶极恶的家伙撵出京城,以“诋毁先帝,为臣不忠”罪,贬到处州做监酒税。年已四十五了,曾是蔡州教授、太学博士、秘书省正字、国史院编修的他,能不感到政坛失意吗?面对瓯江,江岸草长,群莺乱飞,风熏花艳,能不觉得“忆昔西池会,鹭同飞盖”,今日孤身立山头,望瓯江东流,而不愁满心胸?

这位北宋婉约派中坚词人,又是苏门高足,才情横溢,几个朝代后,蒙冯梦龙厚爱,在《醒世恒言》里编个苏小妹三难新郎佳话,充满爱情的浪漫情调涌向了他。政坛失意,莫不是真的情场得意?其实,他十八岁(1067)就与江苏高邮同乡富商徐成甫女儿徐文美结婚,十年后才第一次见到苏轼,那时苏轼父亲的三个女儿早去世,哪来的苏小妹?另外,身为朝廷命官,无论大小,随便到花楼柳巷,可以吗?那他的爱情词篇怎么写得那么好?要么夫妻恩爱,情深意笃,爱的体验深?大家都记得他写的著名的《鹊桥仙》: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借写天上牛郎织女之爱,赠与爱人的?我们见到他提起爱人的文字仅有一处,在《徐君主簿行状》一文末尾里他说:“徐君女三人,尝叹曰:子当读书,女必嫁士人。以文美妻余,如其志云。”,婚后生活没多少激情的事。哪这首词写给谁?记得黄庭坚诗里曾批评他“才难不易得,志大略细谨”,暗指别有恋情,那这首词就是献给别的女子了!难怪他见了黄庭坚诗不高兴,是被点到要害了。当然,猜测的同时,我们应当说,每一篇诗作,不一定都有指具体的人或事。

都说愤怒出诗人,但我以为悲伤也出诗人,只是快乐出诗人的不知有没有,可能有感情是出诗人的起码条件吧。写文学作品没有感情还行?

联想到陆游,他在秦观去世七十五年(1160)后,在福建离任回朝廷,特意绕道来处州,其中很有可能是因为缅怀秦少游,上了万象山南园,那时烟雨楼和莺花亭都已存在,也正是春深似海的时光,凭吊先人,自言“跏趺懒出游”,就是说盘腿不爱出游,但南园的一切叫他难以忘怀!他也许坐在莺花亭,看烟雨楼垂柳笼烟,琵琶洲绿满,沙鸥自由翱翔,心里默诵着秦少游的词篇,便即刻吟出颇有感触的四句诗:

 

春来归路阅三州,

是处跏趺懒出游。

一道南园便忘返,

亭边绿浸琵琶洲。

 

为什么一说到南园就去而忘返?很有可能是那里曾经来过忧伤的秦少游。

要说,这位词人就不同于秦少游了,他和唐婉的爱,以悲剧做结束,一个满城春色的日子里,两人沈园偶遇,却“锦书难托”,空叹“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钗头凤》今天我们读来,仍然为之痛断肝肠!他没有少游的浪漫,他更多的是满腔报国之情,按剑愤歌:

 

僵卧荒村不自哀,

尚思为国戍轮台。

夜阑卧听风吹雨,

铁马冰河入梦来!

 

我立烟雨楼前,望寂寂楼台,迎疏疏春雨,听切切莺鸣,似乎各样歌吹四起,又觉得朔气传金柝,战马奔腾,心情总难平静。南园春梦早断,烟雨楼尽烟雨,莺花亭尽莺啼……,梁启超的诗句响在耳旁:“亘古男儿一放翁”!

此时此地,我禁不住也有了四句:

 

几度名楼烟雨哀,

南园湮灭诉荒台。

豪雄婉约同瓯水,

诗魄情魂踏浪来。

  评论这张
 
阅读(392)|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