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卓三的博客

山外青山楼外楼

 
 
 

日志

 
 

暮霭沉沉八咏楼  

2008-05-04 07:17:50|  分类: 我的文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暮霭沉沉八咏楼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我在八咏楼前

暮霭沉沉八咏楼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郭沫若题八咏楼

暮霭沉沉八咏楼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八咏楼侧面

暮霭沉沉八咏楼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我在八咏楼里李清照塑像边

暮霭沉沉八咏楼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八咏楼下的宋街

暮霭沉沉八咏楼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八咏楼上看宋街黄昏

暮霭沉沉八咏楼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我在八咏楼前沈约雕像前

暮霭沉沉八咏楼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我在八咏楼里李清照塑像边

 

暮霭沉沉八咏楼

         ―――有感李清照登楼

                   卓 三/08.5.2(原创)

 浙江金华的宋街在暮霭初上的澄红色里,裹着静静的外衣,托着高高的八咏楼,似乎有点迷茫。行人悄然踏着归程,三三两两地转头回望着,是不是希望再能见到当时年已五十一的李清照正在登楼?

1135年仲春三月,借居金华的李易安,在失去夫君赵明诚,饱受离乱之苦后的她,是以怎么样的心情登上八咏楼的?眼下虽是花红柳绿,燕剪春云,煦风长拂,生机勃发的时光,她在追忆儿时“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的欢愉?眼前闪现初见赵明诚时“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的情窦初开情景?对婚后温情、缠绵、缱绻,牵念、期盼的回味――“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是近日里友人诚邀悠游金华婺江双溪渡,而自己心情无着难以承命:“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是看到江山半壁丢给金人,想到对皇帝“软风吹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的不思收复失地图享乐的愤慨?还是此时心中升起批评丈夫贪生时写下的大节凛然诗的再次炙热情感:“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我不可能准确推测,但正是仲春时分,作为草根的我也登上了八咏楼!

不知易安是早晨还是傍晚上的楼。我此时看到的是一轮红日,已渐渐沉到婺江广阔江面后的摩天大楼边,江水衬出的暮色,不朦胧,但是让金华城变得模模糊糊,有些颤动的柔影倒映在水中,折射到八咏楼的楼墙和灰黑的瓦顶,沉沉、昏昏、又不乏浅浅的黄晖……

面对婺江,平滑、安详,勾不起一丝的历史回忆,只在楼栏边,我来回地踱步,心里有要说的话涌了出来:

 

繁华,

此时退到江的尽头,

夕阳,

不让喧嚣,

雾霭的装饰,

是心头的虚无缥缈。

八咏楼,

没有兜揽,

却留下了千余年的爱恨情仇。

爬山虎的青青新叶,

巴满楼墙灰砖,

它的脚印圈圈点点,

是网络的心思,

将随时放大楼影的绸缪。

谁来过这里,

不重要,

金华新喷泉的高度,

在量着时代步伐的高招。

 

街灯亮了,是下楼的时候了。我再拍一张易安清瘦的塑影,看着婺江边高大的沈约雕像,想起曾经就是他,建了这座玄畅楼(即八咏楼),才有后来李易安的登楼,登这江南第一名楼,写下了壮怀的半律《题八咏楼》:

 

千古风流八咏楼,

江山留与后人愁。

水通南国三千里,

气压江城十四州。

 

易安啊易安,到底此时你在想些什么?历史上的女诗人有记者不多,但也不见得就是凤毛麟角,就如唐朝的李冶、薛涛,与你同朝的朱淑真,怎么咏不出你这样的诗句?你生长在朝中高官的家里,是高干子女,你嫁在高官的家里,是高干家的媳妇,你有机会和可能接触上层的一切,虽经逃难,但还是有财力在江南小水城安居,加上你的品格和聪明才智,在你爱情喜乐与悲伤之后,家国一心牵才有可能。

而今我登楼,看到的是这样实实在在的李清照:有可能的,做到了。同样有可能的还大有人在,都躲到哪儿去了?

夜色终于隐没了八咏楼的身影,我坐在婺江边,领略春夜柳絮风情的美意,真希望李易安会坐舴艋舟从双溪来和我们见面。

八咏楼啊,你这个文绉绉的楼,谁会想到,后来的日子里,名将就在这里指挥惊天动地的战斗?更没想到,如今你依然雄视金华,把中华的一页历史清清楚楚地展示给中国和世界!

再见,八咏楼!我爱你!

 

 

附:沈约“八咏诗”

 

 

       沈约                       八咏诗

 

        

登台望秋月

望秋月。秋月光如练。照曜三爵台。徘徊九华殿。九华瑇瑁梁。华榱与璧珰。以兹雕丽色。持照明月光。凝华入黼帐。清辉悬洞房。先过飞燕户。却照班姬床。桂宫袅袅落桂枝。露寒凄凄凝白露。上林晚叶飒飒鸣。鴈门早鸿离离度。湛秀质兮似规。委清光兮如素。照愁轩之蓬影。映金阶之轻步。居人临此笑以歌。别客对之伤且慕。经衰圃。映寒丛。凝清夜。带秋风。随庭雪以偕素。与池荷而共红。临玉墀之皎皎。含霜霭之蒙蒙。{车兰}天衢而徙度。轹长汉而飞空。隐岩崖而半出。隔帷幌而纔通。散朱庭之奕奕。入青琐而玲珑。闲阶悲寡鹄。沙洲怨别鸿。文姬泣胡殿。昭君思汉宫。余亦何为者。淹留此山东。

会圃临春风

临春风。春风起春树。游丝暧如网。落花雰似雾。先泛天渊池。还过细柳枝。蝶逢飞摇扬。燕值羽参池。扬桂旆。动芝盖。开燕裾。吹赵带。赵带飞参差。燕裾合且离。回簪复转黛。顾步惜容仪。容仪已照灼。春风复回薄。氛氲桃李花。青跗含素萼。既为风所开。复为风所落。摇绿蔕。抗紫茎。舞春雪。杂流莺。曲房开兮金铺响。金铺响兮妾思惊。梧台未阴。淇川始碧。迎行雨于高唐。送归鸿于碣石。经洞房。响纨素。感幽闺。思帏帟。想芳园兮可以游。念兰翘兮渐堪摘。拂明镜之冬尘。解罗衣之秋襞。既铿锵以动佩。又絪缊而流射。始摇荡以入闺。终徘徊而缘隙。鸣珠帘于绣户。散芳尘于绮席。是时怅思妇。安能久行役。佳人不在兹。春风为谁惜。

岁暮愍衰草

愍衰草。衰草无容色。憔悴荒径中。寒荄不可识。昔时兮春日。昔日兮春风。含华兮佩实。垂绿兮散红。氛氲鳷鹊右。照耀望仙东。送归顾慕泣淇水。嘉客淹留怀上宫。岩陬兮海岸。冰多兮霰积。烂熳兮客根。攒幽兮寓隙。布绵密于寒皋。吐纤疏于危石。既惆怅于君子。倍伤心于行役。露缟枝于初旦。霜红天于始夕。雕芳卉之九衢。霣灵茅之三脊。风急崤道难。秋至客衣单。既伤檐下菊。复悲池上兰。飘落逐风尽。方知岁早寒。流萤暗明烛。雁声断纔续。萎绝长信宫。芜秽丹墀曲。霜夺茎上紫。风销叶中绿。山变兮青薇。水折兮黄苇。秋鸿兮疎引。寒鸟兮聚飞。径荒寒草合。桐长旧岩围。园庭渐芜没。霜露日沾衣。愿逐晨征鸟。薄暮共西归。

霜来悲落桐

悲落桐。落桐早霜露。燕至叶未抽。鸿来枝已素。本出龙门山。长枝仰刺天。上峯百丈绝。下趾万寻悬。幽根已盘结。孤枝复危绝。初不照光景。终年负霜雪。自顾无羽仪。不愿生曲池。芬芳本自乏。华实无可施。匠者特留眄。王孙少见之。分取孤生枿。徙置北堂陲。宿茎抽晚干。新叶生故枝。故枝虽辽远。新叶颇离离。春风一朝至。荣华并如斯。自惟良菲薄。君恩徒照灼。顾已非嘉树。空用凭阿阁。愿作清庙琴。为舞双玄鹤。薜荔可为裳。文杏堪作梁。勿言草木贱。徒照君末光。末光不徒照。为君含噭咷。阳柯绿水弦。阴枝苦寒调。厚德非可任。敢不虚其心。若逢阳春至。吐绿照清浔。

夕行闻夜鹤

闻夜鹤。夜鹤叫南池。对此孤明月。临风振羽仪。伊吾人之菲薄。无赋命之天爵。抱局促之短怀。随冬春而哀乐。懿海上之惊凫。伤云间之离鹤。离鹤昔未离。迥发天北垂。忽值疾风起。暂下昆明池。复畏冬冰合。水宿非所宜。欲留不可住。欲去飞已疲。势逐疾风举。求温向衡楚。复值南飞鸿。参差共成侣。海上多云雾。苍茫失洲屿。自此别故羣。独向潇湘渚。故羣不离散。相依江海畔。夜止羽相切。昼飞影相乱。刷羽共浮沉。湛澹泛清浔。既不经离别。安知慕侣心。九冬负霜雪。六翮飞不任。且养凌云翅。俯仰弄清音。所望浮丘子。旦夕来相寻。

晨征听晓鸿

听晓鸿。晓鸿度将旦。跨弱水之微澜。发成山之远岸。怵春归之未几。惊此岁之云半。出海涨之苍茫。入云途之弥漫。无东西之可辨。孰遐迩之能算。微昔见于洲渚。赴秋期于江汉。集劲风于弱躯。负重雪于轻翰。寒溪可以饮。荒皋可以窜。溪水徒自清。微容岂足翫。秋蓬飞兮未极。塞草寒兮无色。吴山高兮高度。越水深兮深不测。羡明月之驰光。顾征禽之驶翼。翼伊余马之屡怀。知吾行之未极。夜绵绵而难晓。愁参差而盈臆。望山川悉无似。惟星河犹可识。孤雁夜南飞。客泪夜沾衣。春鸿旦暮返。客子方未归。岁去欢娱尽。年来容貌衰。揽袵形虽是。抚臆事多违。青緺虽长复易解。白云诚远讵难依。

解佩去朝市

去朝市。朝市深归暮。辞北缨而南徂。浮东川而西顾。逢天地之降祥。值日月之重光。当伊仁之菲薄。非余情之信芳。充待诏于金马。奉高宴于柏梁。观鬬兽于虎圈。望窈窕于披香。游西园兮登铜雀。攀青琐兮眺重阳。讲金华兮议宣室。昼武帷兮夕文昌。佩甘泉兮履五柞。簪枍栺兮绂承光。托后车兮侍华幄。游渤海兮泛清漳。天道有盈缺。寒暑递炎凉。一朝卖玉碗。眷眷惜余香。曲池无复处。桂枝亦销亡。清庙徒肃肃。西陵久茫茫。薄暮余多幸。嘉运重来昌。忝稽郡之南尉。典千里之光贵。别北芒于浊河。恋横桥于清渭。望前轩之早桐。对南阶之初卉。非余情之屡伤。寄兹焉兮能慰。眷昔日兮怀哉。日将暮兮归去来。

被褐守山东

守山东。山东万岭郁青葱。两溪共一泻。水洁望如空。岸侧青莎被。岩间丹桂丛。上瞻既隐轸。下睇亦溟蒙。远林响咆兽。近树聒鸣虫。路出若溪右涧吐金华东。万仞倒危石。百丈注悬潨。掣曳写流电。奔飞似白虹。洞井含清气。漏穴吐飞风。玉窦膏滴沥。石乳室空笼。峭崿途弥险。崖岨步纔通。余舍平生之所爱。歘暮年而此逢。欲一去而不还。怅邹衣之未褫。揖林壑之清旷。事氓俗之纷诡。幸帝德之方升。值天纲之未毁。既除旧而布新。故化民而俗徙。播赵俗以南徂。扇齐风以东靡。乳雉方可驯。流蝗庶能弭。清心矫世浊。俭政革民侈。秩满归白云。淹留事芝髓。

 

 

 

 

 

 

 

 

 

 

                   

 

 

 

  评论这张
 
阅读(503)|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