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卓三的博客

山外青山楼外楼

 
 
 

日志

 
 

“新超现实主义诗派”(又称“深度意象诗派”)的诗,有点怪,接触一下好吗?  

2008-07-17 23:35:55|  分类: 我的翻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超现实主义诗派”(又称“深度意象诗派”)的诗,有点怪,接触一下好吗?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新超现实主义诗派”(又称“深度意象诗派”)的诗,有点怪,接触一下好吗?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新超现实主义诗派”(又称“深度意象诗派”)的诗,有点怪,接触一下好吗?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新超现实主义诗派”(又称“深度意象诗派”)的诗,有点怪,接触一下好吗?

 

 牡丹花开时

       (美)罗伯特·布莱

             卓 三/08.6.30译

 

我走近盛开的牡丹花

颤如雷动水波漾,

地球板块移动触泉井,

五十只鸟儿飞离树端。

 

牡丹说我们得了份礼,

那不是来自世上。

自己花叶后面的天地

更为暗淡,但滋养了多方。

 

 

附原文:

 

At the Time of Peony Blossoming

                             By  Robert Bly

When I come near the red peony flower

I tremble as water does near thunder,

as the well does when the plates of earth move,

or the tree when fifty birds leave at once.

 

The peony says that we have been given a gift,

and it is not the gift of this world.

Behind the leaves of the peony

there is a world still darker, that feed many.

 

      罗伯特·布莱 (Robert Bly, 1926~),当代美国著名诗人,“新超现实主义诗派”(又称“深度意象诗派”)领袖人物之一。他早年在哈佛大学学习,1958年与詹姆斯·赖特等人创办反对学院派诗歌的诗刊《五十年代》(后改为《六十年代》、《七十年代》、《八十年代》等)。他们用这份刊物聚集反学院派的诗人,慢慢形成松散型的“新超现实主义诗派”。

      罗伯特·布莱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开始发表诗作,出版了《雪地里的宁静》(1962)、《身体周围的光》(1967)、《跳出床外》(1972)、《睡者手握着手》(1973)、《牵牛花》(1975)、《这个躯体由樟木和香槐制成》((1977)、《穿黑衣的人转身》(1981)、《从两个世界爱一个女人》(1985)、《在耕耘中找到的苹果》(1989)等多卷,其中《身体周围的光》于1968年获得美国全国图书奖;另外,他著有诗论《谈了一早晨》等多部,译有特拉克尔、里尔克、西门尼斯、聂鲁达以及几位中国古代诗人的作品。 

     《从两个世界爱一个女人:罗伯特·布莱诗选》已经被收入敦煌文艺出版社出的《世界百年经典诗歌丛书》第一辑。 

     《牡丹花开时》一诗,在一定层面上表现了   深度意象诗派“生命的二重性和二种意识的溶合”我想,这一派别的诗,我们不必把它看作诗歌的异类,知道那是为表达人的本能意念的自在就可以了。

    

     新超现实主义 (New Surrealism)简介

                      ----(摘编自Atlantisea.blogdriver.)

 

    从六十年代初开始,美国诗坛上渐渐形成了一个新的流派:罗伯特?布莱和詹姆士?赖特等人发起了一个“深意象运动”。诗评界一般称他们为“新超现实主义”,这些诗人自己却不愿接受这称呼。

    超现实主义是本世纪二十年代在法国形成的诗派,后来在西班牙和拉美国家产生了重大影响。超现实主义诗人的共同特点是对探索潜意识感兴趣,甚至认为只有潜意识才能认识真理,而清醒的、理智控制的逻辑活动已经被资本主义文明扭曲破坏。美国当代的新超现实主义者更接近拉丁美洲的聂鲁达和瓦叶霍,布莱等人大量翻译了这些诗人的诗,他认为这些诗人有“新脑”,能够“在不抛弃客观世界现实”的条件下发现“在意识和无意识之间隐藏的联系”。布莱在他最新一本诗集的序言中也说他努力表现“生命的二重性和二种意识的溶合”。

布莱本人是强烈反学院派的,他认为学院派的诗还是在英国传统中打转,“讲的是珠圆玉润的剑桥英语,写出的诗象地平线上游着一只羽毛丰满的天鹅,往下仔细一瞧才看出那是只骨瘦如柴的小鸡。在欧洲已无人一顾的传统,在自以为是的美国依然高视阔步”。因此,布莱重新回顾新诗运动,要继承“意象派被背叛了的事业”。

    如果说拉丁美洲超现实主义诗人在军事寡头独裁政权高压下不得不借助潜意识来表现反抗精神,那末,在美国新超现实主义者那里,这种力图追求从潜意识中抓出来的“深层意象”,这种回到更少理性、更多本能的自我中去的愿望,想避开现代世界令人茫然不知所措的动荡混乱,躲进更深层的、不易受侵犯的王国里去。

    新超现实主义的影响面很广,这个松散的诗派已成为美国日前最突出的诗派。当其它诗派已成为文学史课题时,它还活着,而且在发展。

  评论这张
 
阅读(1091)|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