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卓三的博客

山外青山楼外楼

 
 
 

日志

 
 

吴辅父子与藏春峡  

2009-04-13 23:01:51|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辅父子与藏春峡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今天藏春峡已回到玉屏山的原名了,这是山的左侧山岗

  吴辅父子与藏春峡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今日藏春峡正面位置的景象,建筑物是一所医院的设置

  吴辅父子与藏春峡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今日藏春峡右侧的近景,医院的休闲亭

  吴辅父子与藏春峡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今日藏春峡左侧近景的一角,医院内的小假山

  吴辅父子与藏春峡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正中景象

  吴辅父子与藏春峡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左侧临江处,原本藏春峡是在此右侧

  吴辅父子与藏春峡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吴辅父子与藏春峡

 

                                       卓 三/08.10.22

  

 踏上江的东岸,上了今天的玉屏山,一件事总萦回在我心中,那就说一说吧:

宋庆历三年(1047),仁宗诏令各州、县办学,设教授、教谕、训导等学官,由他们具体经办。而早在北宋天圣三年(1025),福建南平郡守曹修古“独先天下”办起了南剑州学舘。大约与此同时,剑浦县普里安(今福建南平市延平区南山镇)人吴辅,在南山建了云雁庵,招生讲学。其后,他的儿子吴仪、吴熙又开办了两吴书院,吴熙还办了东山书院。更值得说的是吴仪为首弟弟吴熙协助,时称“双璧”,在南平城东玉屏山一侧着力建造了藏春峡,就是今天玉屏桥头临水的玉屏山一侧。街市处另外建了座市隐楼,为藏书的阁楼。宋崇宁五年(1106),吴仪被任命为南剑州学舘教谕。吴家父子在有官学的南剑州办私学,又和官学关系密切,继承和发扬了我国了官、私两轨办学的好传统,促成了当时南剑“五步一塾,十步一庠”的教育好局面。

                              

  吴氏父子仨,何许人也?

    

吴辅是南剑州学舘出来,第一个登进士第的学者。他曾在福州、广东、湖南、江西等地任县尉、主簿、推官、县令、酒务等职,也曾在京城当过修纂日历的著作郎,65岁时上屯田员外郎卸任回家。他秉承姓氏“不读则耕,不耕则读”的遗训,不求后代一定要上仕途,但必须读书、修身养性。他在《翠屏轩》诗里写道:“ 右亟吟画家声远”,他坚持书画的家声,影响儿子吴仪、吴熙,也影响到家乡人,读书的风气随着书院开办日益浓厚。

     吴仪小时好学,不去参加科举,成年后,学问渊博,品性端正,长于诗经、易学,晚年潜心研究象数音律,造诣很深,曾被举荐到京城和大词人周邦彦共事,任大晟府审验音律,人称“审律先生”。他留下了一篇音韵铿锵的《琴堂序》,传诵于世。但他不爱做官,他看到朝廷腐败,不思留京,就回到家乡办学。

     弟弟吴熙,虽然登了进士第,思想和哥哥很有相同之处,也不爱当官,“博学励隐操”,“部使者以经明行修荐于朝廷,授汀州文学教授,以文学终”。

     吴家重文励学,在南山有田产,家境较为福裕,他们心系家乡教育,所以就成了当时南剑州兴教的家族。

                              

   藏春峡建来干什么的?

 

藏春峡兴建的初衷文史没有记载,我们只能从后来哪些人在那里做了什么,有什么后果来推测。就这些,也不是正史的记录,而主要是福建省志和南平地方志的史料。但正是这些资料,补充了正史无法写到的重要内容。

一、   延平四贤杨时、罗从彦、李侗、朱熹,史有记他们在南平的活动事实。延平四贤他们活动的地点主要在哪里?地方志讲到,除朱熹外,其他三人都有在藏春峡活动。这几位理学大家先后活跃于此能干些什么?结论必然与领军人物游酢和杨时经程门立雪,回福建后,理学南移,就有在南平拓展理学! 闽学的发端是和他们在此活动分不开的。

二、   先看四贤和吴家有何关系?“先生(即吴仪)以学教授,从游者数千人。而豫章仲素(即罗从彦)在焉。先生重之,荐于龟山(即杨时),卒传其学。”(宋吴一鸣《藏春先生吴仪行状》)可见罗从彦拜师吴仪,而李侗是罗从彦学生,李侗又是朱熹的老师,吴仪的侄孙女婿,你看,理学就这样从吴仪、杨时传递到了朱熹,朱熹最后成了集理学之大成者!只可惜,没找到游酢与吴家的往来史实。

三、   这些大学者真的先后在藏春峡研讨理学?看吧:杨时咏藏春峡的咏归堂诗说:“杖屐来往频”“点狂圣所兴,聊欲继余芳”,他还写有“知子(即吴仪)非隐沦,聊以寓壮图”;罗从彦藏春峡诗说:“室富真儒业,门多长者车”;李侗咏藏春峡说:“云将膏雨过桐岭,水泛桃花出剑津”;还有别的,如,胡纶说:“四时不断花吟笑,联吟审律能妍工”;延平第一位状元,吴家的挚友,黄裳也写了六首藏春峡诗,他写隐麟阁时说:“不知在时有虚盈,不知在物有屈伸。行藏有义人之事,废兴有命天之理。龙潜所以为跃用,蠖屈所以为伸用” 等等说的都是与儒学、理学有关,证实了他们有的以游寓学,以桃寓门生,有的直论学习、理学,可见藏春峡的确是学者研究学术的一个地方,而且他们往来自由,研讨也十分民主。

四、   藏春峡的建筑,哪里可以容得下学者研讨?志书说,东有老圃亭,南有暗香亭,北有虚心亭,还有隐麟阁,加上另外一些自然景点,这些主要是供游览用的,一般不会用于学术研讨,惟有咏归堂可以用。然而“从游者数千人”中,肯定有学蒙学的,也有来讨教学术的,而且也肯定是先后人数的大约总和数,不可能一次就有如此之多的“从游者”,咏归堂是不能容纳千人的! 学蒙学的学生,照理会在吴家办的三个书院学习。当然,更会在南剑州学舘学,反正吴仪都有任职教学的。当时人口很少的剑津,学习的人如此之多,可见蒙学普及程度是相当高的,乐于研究学术的高层次人才也不少!

五、   藏春峡存在了多久?最有力的证据是清朝高镛记着:“紫云山人诗钞,高镛(序东)辑。光绪乙亥至丁酉――此黄县王季樵覆古题也,存之以志知己。”诗中说:“八百年来如反掌,林园芜没余片壤”。大约就是从宋朝到清朝约八百年了!

六、   我国自春秋时期社会变革,“天子失官,学在四夷” 后,就有了私学,而名叫书院的,宋朝大兴,经元朝的过渡,明朝时遭大难,几乎全毁,清朝又提倡,官、私两轨的办学制度,一直沿用到今天的办学。藏春峡怎么在明朝没被毁?事情是这样的:明朝嘉靖十六年(1537),御史游居敬,说无锡东林书院的南京吏部尚书湛若水“倡其邪学,广收无赖,私创学院”要皇帝毁之。皇帝“慰留若水,令有司毁书院。”万历三年(1517),张居正再次以书院“别标门户,聚党空谈”为由,请皇帝毁书院。二十九年后,阉党在奸臣魏忠贤纠合下,叫皇帝毁天下书院,逮捕了东林顾宪成、高攀龙等309个人,全国书院遭到毁灭性的破坏。直至清朝康熙皇帝提出办书院,元气再起。我想,藏春峡还好不叫书院,面上看,它毕竟是像今天文人的小度假村一样,其实质还是私家园林,没被列入毁的名单。但受高压的政治影响,恐怕没能再发展,所以清朝就见不到它的影子了!

 

吴家父子的书院和藏春峡,对我们的启示

 

有识之士,加上有资本,继承我国优良的私人办学传统,兴办教育,对培养人才、提高学术研究水平是有利于提高民族素质水平的,这样的善举功垂青史!

我国书院的主要办学目的,无非传授基础知识,修身养性,为科举服务,另外就是研讨学术,创立新学说,或传承与发展传统的学术成果。不能说今天我们办学就没有与之相似之处,只是性质有所不同了。因此,要了解书院有效的办学渠道,学习书院的教育教学、研究等的方法,比如,基础教育要普及,国家和地方都要有积极性。学术研究要要有良好的讨论氛围,教学要民主,堂上可以问、辩等,对今天的教育事业是有参考意义的。

另外,时间推移,文化建设的存在为什么会湮灭?一方面是各个时期官方的重视程度不同,财力的支持不同,更重要的是政治的冲击,当然包含战争了。我以为,如果纯文化的东西能存在,那么被毁的几率或许更少些吧!

 

     感峡阁无踪

 替替流云停旧郭,

 也思书院荡无存。

 莘莘学子长河继,

 一脉相承总有根。

 

    注:参考文献―――《明史》《宋元学案》《尚友录》《福建通志》《南平府志》《南平县志》《中国人名大辞典》《中文大辞典》(台湾版)

  评论这张
 
阅读(744)|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