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卓三的博客

山外青山楼外楼

 
 
 

日志

 
 

离去未远的五月蒲风  

2010-01-04 12:04:5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离去未远的五月蒲风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离去未远的五月蒲风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离去未远的五月蒲风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离去未远的五月蒲风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1:我和蒲风女儿黄安榕先生在台上  2:省楹联学会年会会场   

   3:我会后在山间                            4:蒲风

 

 

                    离去未远的五月蒲风

                                                                 卓三/09.12.13

      蒲,让人想起五月的菖蒲,蒲叶大扇拂起的凉风,蒲葵花的香味,佛家的圆蒲团......

    近日友人读《拔蒲》,我翻开《乐府诗集》卷四十九.清商曲辞六,将全诗记如下:

   

       青蒲衔紫茸,

       长叶复从风。

       与君同舟去,

       拔蒲五湖中。

       朝发桂兰渚,

       昼息桑榆下。

       与君同拔蒲,

       竟日不成把。(右二曲

 

      “ 蒲风”莫不与此有关?汉魏乐府,多是爱情诗歌,黄日华先生也可能未必依乐府而定笔名吧。

               但我这里却说近几天冬季里反见秋高气爽日子的事,毕竟蒲风未远啊。

    前几天,我参加了省楹联学会年会,觉得好热,穿了件秋衣,正坐上主席台,看到傍边是一位女士。真是    预想不到,她就是我国三十年代著名作家蒲风的独生女儿黄安榕先生!会后我和她交谈了许多。这位原福州市文联主席,她编辑的蒲风诗选,我是读过的。

    学生时代,我们同学对左联作者的作品尤为喜欢,比如柔石《为奴隶的母亲》、《二月》(后来被改编为电影  《早春二月》),殷夫《别了,哥哥》,蒲风的《妒》等等。

    回到家里,我把《妒》翻出来再读,真是好!瞧瞧:

 

                     妒

           云 向 海 调 情 ,

           海 摆 出 蓝 黑 的 脸 孔 ;

           高 高 的 , 高 高 的 ,

           云 儿 只 能 停 留 在 天 上 。

           水 平 线 上 出 现 了 月 亮 ,

           海 面 闪 闪 的 露 出 金 光 ;

           慢 慢 的 , 慢 慢 的 月 儿 上 升 ,

           海 的 媚 笑 不 住 的 不 住 的 荡 漾 。

           云 , 张 开 黑 的 翅 膀 ,

           使 劲 地 吞 食 了 月 亮 。

           海 面 黝 黯 , 黝 黯 ,

           云 儿 犹 在 展 开 黑 的 翅 膀 。

   

    这首诗虽然不是蒲风的代表作,他的代表作是《茫茫夜》、《六月流火》等。但是,像这样用诗的形象语句,写出云、海和月亮,我想,谁读了都会被诗人的艺术魅力所折服!

    试想,如果有人拿出这首诗,先不讲作者是谁,更不见他人的解读意见,你就读,会有什么感觉?肯定就像常言的,一百个读者心中,就有一百个哈姆雷特,但对“妒”的琢磨,总是万变不离其宗的!

    由此,我想到题外的一件事,我们读者读作品,有略读,精读,研究性读等,多数的情况下,只能一般地读 。平日交谈读书心得时,往往都在非精读的状况下进行,所以各抒己见,结论不一定统一。我以为这样没什么不好。

     记得我们同学在闲谈李商隐的《 夜雨寄北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时,多数都说是诗人盼望夫妻早日相聚。但因愿望不能实现,流露出离别之苦,思念之切。可是也有的说,那是写思念情人的诗,还有说,讲思念朋友更确切......当然,如果都是中文系的同学,一般不会说出第二种的见解。

    但是,稍微查一下资料,关于《夜雨寄北》的解读至少是这样:南宋洪迈编《万首唐人绝句》里,诗题是《夜雨寄内》,“内”就是妻子。诗写于巴蜀之地。唐宣宗大中六年(公元852年)李商隐曾到四川任东川节度柳仲郢的幕僚。可是上一年李商隐的妻子已去逝。故清人冯浩,认为诗题不必改作“寄内”,内容是“寄内”的。他说诗的写作时间是大中二年(公元848年),并考证李商隐此时在桂州(今广西桂林)郑亚的幕府。郑亚因政敌诬陷,被贬为循州刺史。李商隐由水路经长沙,第二年年回到长安。李商隐归途中曾经“徘徊江来巴蜀”,“于巴蜀间兼有水陆之程”。《夜雨寄北》就是写在归途中经过巴蜀时,“玩诸诗自见,但无可细分确指”。近人岑仲勉、陈寅恪曾经指出关于巴蜀之程的说法是不正确的。

    有学者认为,该诗从现存的李商隐的诗文看来,诗中的“君”,是指晚唐的词人温庭筠。李商隐在徐州卢循正幕府时,温庭筠曾有诗“秋日旅舍寄义山李侍御”。李商隐在四川时,也有三首诗寄赠温庭筠。温庭筠虽为宰相后裔,但也和李商隐一样受到牛党令狐绹的排挤和压抑。《夜雨寄北》,是李商隐写给温庭筠的。

    因此我想,在一般的近乎“猜读”情况下,都有与学者的见解颇有重叠之处,可见近乎“猜读”有什么不可以?即使近乎“猜读”的理解与作者原意和专家学者的理解全不一样,也可以存疑,是吗?

     我的许多文友,几乎没有一位不喜欢戴望舒的诗《雨巷》,而大多数的年轻朋友,特别是女的,没有一位不认为那是戴望舒以情心表达对幽怨美的追求的情诗。我再重现一下原诗:

 

                                     雨巷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彳亍着

                        冷漠、凄清,又惆怅。

                        她默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

                        像梦一般地,

                        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像梦中飘过

                        一枝丁香地,

                        我身旁飘过这个女郎;

                        她默默地远了,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极少人会说,这首诗写于1927年夏天。当时戴望舒因曾参加进步活动而不得不避居于松江的

友人家中,在孤寂中咀嚼着大革命失败后的幻灭与痛苦,心中充满着迷惘的情绪和朦胧的希望。

    但我总以为,即使把《雨巷》读做脍炙人口的情诗,不能说是大逆不道啊!   

   不懂得诗人写这首诗的原意,而读成另外的意思,这很要紧吗?假如是教学,那就很要紧;一般读者读出情味来,那又有何不可?我的说法,很可能被骂为浅薄,但我以为没什么。殊不知,古往今来的诗作,考究不出写作年代,无从知晓作者写作的背景,是大量存在的,更不知有多少佚名诗篇!就以《诗经》为例,风、雅、颂中的诗作,都能具体准确地说出作者写作的当下背景吗?就说风,大体是民歌,到底哪几首是当时采风官员一字不漏记录的民歌?哪几首是采风官员修改过的?哪几首又是后来文人修饰过的?孔子真的删改过《诗经》吗?都只是悬案!所以我会说,读诗不易,各自理解无妨,常常只能“猜读”!   

    “好读书,不求甚解”,我看古人这么说,多少带有点我上述的意思。当然,“不求甚解”历来解读甚多,我只讲“带有点”而已。我拿这句话做挡箭牌了。

    文学作品是感情的产物,人的感情千差万别,按各人的理解去读,各得其所,无碍大局。

    我是草民,坚持的这样看法,看来不是严肃认真的读书态度,就只好暂留于斯。

    扯远了,还是回到蒲风先生上来吧。

    这里将蒲风先生简历和他的著作,抄列于下,供博友参考:

 

    蒲风(1911.9.9--1942.8.13),原名黄日华,广东梅县隆,文乡坑美村人;是三十年代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和“中国诗歌会”的发起人。由于军阀割居混战,日本侵华,国家动荡,民不聊生。蒲风立志献身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 1927年他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并开始文学创作。那年5月12日,16岁的蒲风,参加了梅县武装暴动。 1930年参加中国共产党。

    1938年受党的派遣,任国民革命军陆军上尉书记,新四军皖南文联(时称“总文抗”)副主任

等职。艰苦斗争环境中,他用笔和枪,随军转战,最后病逝于安徽。

    从二十年代末到逝世十来年间,他创作出版了大量的散文、小说和诗歌。诗歌译著有:

《普式庚(今人多译为普希金)诗抄》、俄国勃洛克长诗《十二个》;诗歌理论及评介文集:

 《现代中国诗坛》、《抗战诗歌讲话》、《序评集》;诗歌:《茫茫夜》、《六月流火》(长篇故事诗)、《生活》、《钢铁的歌唱》、《摇篮歌》、《抗战三部曲》、《可怜虫》(长篇叙事诗)、《黑陋的角落里》(讽刺诗)、《寓理的光泽》(明信片诗)、《在我们的旗帜下》、《街头诗》选入《林肯,被压迫民族的救星》(客音体长篇、叙事诗)、《儿童亲卫队》(儿章诗歌集)、《取

火者颂》集入《鲁西北的太阳》(客家方宫叙事诗)等部诗集。蒲风作品中,影响最深的是他的这15部“大众化”的诗著。

    

  评论这张
 
阅读(803)| 评论(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