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卓三的博客

山外青山楼外楼

 
 
 

日志

 
 

“ 鸟鸣如劝酒 虫吟似读书 ”-------倾听乌镇(之一)  

2010-11-25 09:21:3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鸟鸣如劝酒   虫吟似读书 ”-------倾听乌镇(之一)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乌镇全图(东、西栅)

“ 鸟鸣如劝酒   虫吟似读书 ”-------倾听乌镇(之一)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民居之一

“ 鸟鸣如劝酒   虫吟似读书 ”-------倾听乌镇(之一)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篷船悠悠

“ 鸟鸣如劝酒   虫吟似读书 ”-------倾听乌镇(之一)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修真观

“ 鸟鸣如劝酒   虫吟似读书 ”-------倾听乌镇(之一)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我在 染坊

“ 鸟鸣如劝酒   虫吟似读书 ”-------倾听乌镇(之一)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我与蜡像

“ 鸟鸣如劝酒   虫吟似读书 ”-------倾听乌镇(之一)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廊

 
“ 鸟鸣如劝酒   虫吟似读书 ”-------倾听乌镇(之一)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昭明太子读书处

“ 鸟鸣如劝酒   虫吟似读书 ”-------倾听乌镇(之一)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古戏台上正演出桐乡花鼓戏

 

 

                              “ 鸟鸣如劝酒   虫吟似读书 ”

                                                                                        卓 三/10.11.21

 

 临水木瓦房照影清清河,石拱小桥跨满溪流,条石狭巷、粉墙排店、柴门深院、庙堂观馆填布墩镇 。天,一条特大弧线,弓着看一串串拱桥叠出多米诺牌阵,千百年来,谁也没有动过那阵势,只有舟橹日日夜夜穿梭,就在桥和拱影的圆心中划走日月…….

一阵白鹭叫声,滑过弧空,撒落在黑压压一片黛瓦上,跳落水中,漫开一河粼粼清光。

迎宾曲啊,乌镇的声音!

 

来到兴华路,我们国人耳熟能详的地方,因为夏同善翰林第在此,“人有千算,天则一算”(不知算对联否)的修真观也在此,我驻足许久的地方也就在这里。

我先注意到修真观对面的古戏台,台柱上刻的语句吸引了我:“锣鼓一响唤醒人间春梦,宫商两音传来天上神仙”("春梦”对“神仙”要是可以过得去,那这就是一副对联了),横批“以古为鉴”。台上两人对唱的一台桐乡戏正在演什么,我没听明白,但心想:人间都沉浸在春梦里不醒,台前听戏或真可“以古为鉴”。这个古戏台,建于清乾隆十四年,它先让我听到乌镇文字的声音了。

 

 夏同善翰林第是我驻足更久的地方,在修真观西边。这里正是妙音萦耳啊!

乌镇是联系两省三府七县之地,苕溪、霅溪纵横,切本为淤积的肥沃之镇成十字状,分镇为为东栅、西栅、南栅、北栅(现仅存东西两栅)。全镇有一观、二塔、九寺、十三庵、八坊、六十八巷(今存三十九巷)、一百一十六桥(今存三十九桥)。为何夏同善翰林第如此引人注目?这位杭州府仁和县人,咸丰六年(1856)进士的夏同善,历经咸丰、同治、光绪三朝。做过光绪帝的老师,先后任兵部、刑部、吏部右侍郎和顺天、江苏学政,杭州、苏州紫阳书院主讲,并屡任乡试、会试、复试阅卷大臣,殿试读卷大臣等。他幼年丧母,随萧氏继母住在乌镇萧仪斌老家。他读遍外祖父藏书,学业大大上进,26岁考中进士,钦点翰林。夏说,是继母和箫家的功劳,要把将“翰林第”匾额挂在萧家厅。他出仕的第一声是这么不同凡响。

更不同凡响的声音是时任兵部右侍郎的他,丁忧期满回京,途经杭州,胡雪岩为他饯行。为胡家西席的吴以同,说起杨乃武与小白菜案有冤,他了解情况后说:“此案如不平反,浙江将无一人肯读书上进矣。”(因为杨乃武是举人)夏同善回京鼎力相助,历尽艰难,惊动华夏的大冤案终于得以平反。(全案翻案简要经过,请看文末附录)

再听,“撙节财用,以厚民生”是他尊民本之声;“徒恃上游提防而不于下流力图疏治,听其淤垫日高,将来之患何可胜言”,是他导流治水之声;“告以国家设官之意与士人从任之道,嘱县省察初心,毋自菲薄”是他拒贿之声; “断案时当为死者设想,秋审时又当为犯者设想。”是他断案之声;“减海疆虚縻之费,裁各局浮滥之捐”、“欲御外侮,先弭内忧”、“贼盗之起,半由饥寒,民穷则乱”是他临终前的声音!

走进夏同善翰林第,如同在聆听夏同善先生在对我亲切谈话!今天站在这座古宅里百余岁的女贞树下,树影婆娑,如抚心胸,犹如曾经在此品味当年夏同善先生捧读《史记》、《资治通鉴》的声音。见太湖石假山,上有小亭,夺目的楹联(虽然平仄对得有出入)叫人一辈子也难忘:

 

鸟鸣如劝酒 ,

虫吟似读书 。

 

出得台门,回望重檐砖雕,名门遗风吹拂镇栅的感觉,油然心生……

 

“ 鸟鸣如劝酒   虫吟似读书 ”-------倾听乌镇(之一)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我们历代都读几乎与《诗经》齐名的《昭明文选》,这回我就在乌镇 “梁昭明太子同沈尚书读书处”牌坊前,见有沈士茂题书。内进,屋舍俨然,梁朝上层的别业一览无余。我游离出人群,站在厅旁,仿佛听到乌镇的沈约尚书给少年萧统(昭明)讲故事:一冬,回乌镇过年,过青镇庙,见冻死一位十多岁的小叫花子。百姓说,这小叫花子父母早亡,乞讨,宿庙。但他讨来的钱,多用来买书,夜里在佛殿油灯下读书。此次一夜北风,他年幼的生命消逝。进庙看见逝者虽面瘦,躺在稻草堆里,身体冻僵,手还拿着一本书 ……

萧统能成一代文豪,乌镇的佳音熏陶使然!

 

乌镇石佛寺的西南,南朝谢灵运筑室处,此次可惜未能亲近,只好临河远远望去,是不是他此时正在吟诵:

 

韩亡子房奋,秦帝鲁连耻。

本自江海人,忠义感君子。

 

这是他亡命之诗啊!斜阳招眼,茫然的远霞向这边推过来,是要领我去寻找千百年前谢公的足迹?一队赭黄色的乌篷船,缓缓划去,船尾的长橹轻轻摆动,摆划出的喇叭形水痕,渐渐离我而远去,我听得出,那橹是在说着,再见,再见,再见…….

 

乌镇历史上唐朝宰相裴休,在乌镇建的一座建筑宏大的私家园林, “长廊蔽日”,可惜也不知在否,但是,我总在寻找它的声音 。裴休的吟哦声依稀在耳:

 

泐潭形胜地,祖塔在云湄。

浩劫有穷日,真风无坠时。

岁华空自老,消息竟谁知。

到此轻尘虑,功名自可遗。

 

这首诗是在泐潭写的吗?没去考证,但愿宰相“到此轻尘虑”的心思在乌镇表白的。宰相在这儿,是因为这块乌油油的冲积大墩,当时是被叫做乌墩的地方,土沃人勤,鱼米蚕桑育出华夏精英。今日如何?再听乌镇在言语……

 

午间停息餐饮店,闻说有老染坊,还有染布。我出店门,到石条大坪上,看到几位身穿青花蓝布短衣的女子,坐廊椅谈说着。江浙一带廊间多有女子聊天,我走近便问:“染坊还染布?”他们也不见外,就回答道:“过去的事了。”我又问:“你们穿的衣服布料像是染的…….”一位女子笑了:“都不是土布的。”我问及染坊的情况,她们可能年轻,都说是长辈讲的。说道染料的采集,染布的大约过程,染坊的热闹,挂晒布料的艳彩…….我脑中一幕幕闪过坊间劳苦作染的画面,听到染工忙碌的脚步声,伙计们的交谈声,风吹晒布场的挂布的拂拂声,人们对染好布的好花色的赞美声…….

“你们那里没有?”一位年轻妇女问我。我说:“有,就是没细细去看呢。”她说:“这里给你足足的看啊!”

曾有人说,乌镇参观的人多了,百姓不怎么愿意与游客答话。我看,不是吧?民间的声音,无论在哪儿,从来不会消失的。

 

是的,我在乌镇,一直就是在读书,在听读书声,在回味历史的名篇颂读声,名家的诲人之声,民间的劳作声……

 

 回过头来,再到修真观,似乎赫然听到龛中巨塑真人在对我们说道:

 

天堂可到,地狱非遥,只有心头分路;

国法能逃,冥诛不赦,休怪神力远大。

 

道界尚能言冥力胜于国法!反顾观柱,真迹犹存!一座乡间道观,道出人间法界要有警觉的警示语句( “分路”与“远大”可能对得不慎,故亦不知能否把两句话称为对联)可见这儿文化内涵的深沉。

 

我要是可以多留些时,乌镇的声音何止能净化灵魂!

 悠悠乌篷船在东西栅之间的小河随着橹声远去,带着我的心,继续倾听乌镇的声音…….

 

         (未完待续)

 

       附录:

      

                  杨乃武与小白菜冤案翻案经过的历史资料简编 
    杨乃武,家住余杭镇县前街澄清巷口。清同治十二年举人,年33岁。他为人耿直,好管不平之事。 
    镇上漂亮姑娘毕秀姑,常穿绿衣白裙,人号“小白菜”。她18岁那年与葛品连成亲,租住杨乃武家的后屋一间,两家相处和谐,毕秀姑常到杨家聊天吃饭,杨乃武教毕秀姑识字经。为免闲言,后搬出杨家,住太平弄口。 
    清同治十二年(公元1873年)十月的一天,葛品连发寒热,膝红肿,毕秀姑劝他在家休息,不听,又去豆腐店帮工。晚上身死,口鼻有淡血水流出。母葛喻氏以儿子死因不明,告到县衙。 
    知县刘锡彤素与杨乃武有过节,率衙役,验尸,认为服毒致死。刘锡彤用挟手指刑具逼供毕秀姑,毕秀姑受刑不住,承认杨乃武私通,投毒谋杀丈夫。 
    刘锡彤请上司将杨乃武举人革去,然后动刑,杨被迫承认有投毒。 
    案送杭州知府陈鲁,对杨乃武滥施酷刑。杨被迫说以毒鼠为名,在仓前钱宝生药铺买红砒四十文,交葛毕氏。钱宝生供称自己爱仁堂是小药铺,没有卖过砒霜。经威胁利诱,钱宝生作了伪证。 
    杭州知府陈鲁见三证已齐,上报浙江巡抚杨昌睿。杨昌睿依原拟“谋夫夺妇”罪断结,上报刑部批复。 
    杨乃武在狱中写状,由胞姐杨淑英带出,会同杨妻詹彩凤,上京向都察院控告,结果被都察院押送回浙。第一次上京控告失败,杨淑英去找杨乃武在杭州胡雪岩家任西席的同学吴以同。正巧兵部右侍郎夏同善丁忧期满回京,途经杭州,胡雪岩为他饯行。席间,吴以同说及杨乃武之冤案,夏同善答应回京进言。 
    杨淑英与詹彩凤二上北京,夏同善介绍他们遍请浙江籍在京官员30余人,并向刑部投递冤状。夏同善又联络军机大臣翁同龢,把本案内情面陈两宫太后。清廷下谕,派礼部侍郎胡瑞澜为钦差,在杭州复审。浙江巡抚扬昌睿调宁波知府边葆诚、嘉兴知县罗子森、候补知县顾德恒、龚心潼随同审理。审讯时,杨乃武与毕秀姑翻供,即用大刑,把杨乃武两腿夹折、毕秀姑十指拶脱。杨、毕两人重刑之下,再度屈招。 
    胡瑞澜将案情报刑部,刑部发现情节多存不合,奏请朝廷。又令胡瑞澜重审,不得用刑。杨乃武拼死翻供。证人钱宝生病故,无人对证。 
    浙江士绅吴以同、汪树屏等三十余人联合上告,请求将人犯解京审讯。夏同善等京官多次在慈禧太后前为此案说话。朝廷下旨,责令杨昌睿将此案所有卷宗、人犯、证人、连同葛品连尸棺押运到京。刘锡彤也解任同行。 
    光绪二年十二月,刑部大审,都察院、大理寺会审,杨乃武,毕秀姑,照实直说。又审问尸亲及证人,提审门丁供出真情。接着,开棺验尸,确属病死,并非中毒。蒙冤三年多的案件终于真相大白。 
    清廷下谕,革去刘锡彤余杭县知县职务,从重发往黑龙江赎罪。杭州知府陈鲁、宁波知府边葆诚、嘉兴知县罗子森、候补知县顾德恒、龚心潼、锡光草率定案,予以革职。侍郎胡瑞澜、巡抚杨昌睿也予以革职.其他人员也以拟罪。最后,葛品连之母沈喻氏杖一百,徒四年.毕秀姑被认为不避嫌疑,杖八十,杨乃武被人为不遵礼教,革去举人。 
     杨、毕冤案历经三年又四个月,案情曲折,轰动朝野。
     杨乃武出狱后,以养蚕种桑为生,民国3年(1914)患疮疽不治而死,年74岁,墓在余杭镇西门外安山村。毕秀姑出狱后,在南门外石门塘准提庵为尼,法名慧定。民国10年(1930)圆寂,年76岁。 

 

 

  评论这张
 
阅读(525)| 评论(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