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卓三的博客

山外青山楼外楼

 
 
 

日志

 
 

情钟李商隐 半生磨一剑  

2010-04-14 18:23:1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情钟李商隐  半生磨一剑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情钟李商隐  半生磨一剑(转载鸣凤新作

                                             ——喜晤旅美作家、李商隐研究学者黄世中教授

   名闻遐迩的李商隐研究学者黄世中教授,字景韩,1939年出生于福建泉州惠安县。目前定居美国。他是中国李商隐研究会副会长,国内著名的唐诗学者;温州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家藏万卷书

  1996年3月,黄教授被评为温州十佳藏书第一家。黄先生的藏书22000多册,涵盖文、史、哲;儒、释、道;马、恩、列、斯;经、史、子、集;草、木、禽、虫;中医、本草、花卉、虫鱼……而最为宝贵的是有各种版本的李商隐诗集及其笺注本。说起自家的藏书,黄教授的眼睛闪亮,那是因自豪而发出的喜悦的光芒。

就以李商隐诗集来说,有康熙初刻本朱鹤龄《笺注李义山诗集》,乾隆刻本《义门读书记》(中有读李义山诗笔记)、姚培谦《李义山诗集》、屈复《玉溪生诗意》、程梦星《重订李义山诗集笺注》,嘉庆刻本冯浩《玉溪生诗集详注》,同治三色辑评本《李义山诗集》(两部),以及槐庐校刊本纪晓岚《玉溪生诗说》,求恕斋初刻《玉溪生年谱会笺》等等。

   黄教授的爱书、藏书,是有家学渊源的。祖上是前清解元,有黄氏藏书楼。黄教授的一部分书就是来自黄家祖上的遗泽。而温州籍岳父马家,也多有藏书;将两家的书合并,就成了黄教授如今的《与石居书屋》所藏之宝贵典籍。

   黄教授一生嗜书如命,只要看到好书,不惜倾囊购置。文革中,他多次上杭州、上海、苏州、南京购书,特别是从北京琉璃厂东街中国书店收集到许多好书。那时有些家庭将古籍当作“四旧”废纸,卖到旧书店。黄先生则到处搜集,经常背着一只大网袋到各地古旧书店“扫荡”,一袋袋地买回家,人们取笑说,又是“一网打尽”。

   黄教授坐拥书城,有两枚闲章:“生涯只在一书屋”和“窗前明月枕边书”。并自比为“快乐的蛀书虫”。

                                著述受佳评

   黄先生购书藏书不是为了装帧门面,而是为了做教学和做学问。他在大学任教,开过《中国文学史》、《中国思想史》、《中国文化史》、《唐宋诗词研究》、《李商隐研究》、《陆游研究》、《易儒道佛与传统思想文化》等课程,却从未曾向学校图书馆借阅过一本书。其所需之书,家中“与石居书屋”应有尽有。

   他的学术研究以诗词为主,兼及中国思想史与传统文化。借助家中藏书,他的笺注之学得心应手,在20多种学术著作中,最重要的就是以花了46年的宝贵时光完成了《类纂李商隐诗笺注疏解》。奠定了他在国内唐诗研究中的地位。此外,还有《李商隐诗选》三种,《李贺诗评注》等。黄教授是国内较早运用文艺心理学的方法,研究“诗人情感心态”的。他著有《古代诗人情感心态研究》一书。1991年新加坡国立大学举行《汉学研究的回顾与前瞻》的国际学术会议。北京大学著名教授、中央文史馆馆长袁行霈先生在会上作了《中国大陆唐诗研究回顾与前瞻》的演讲。她评述这本书说:“黄世中的《古代诗人情感心态研究》对白居易、元稹、李商隐、韩偓的心态都有较深入的阐述。”在运用语言学方法研究诗歌方面,黄教授也发表了重要论文《李商隐诗复辞重言研究》,是近年来可喜的收获。黄教授还运用宗教学的方法研究唐诗,著有《唐诗与道教》。原中华书局总编辑、国家古籍整理小组秘书长傅璇琮为黄先生《中国古典诗词考证与解读》一书所作的序言中说:“曾有学者提出,在唐代文学研究中,关于道教与诗歌的关系,大陆的研究还不如台湾,这是确实的。但我认为,台湾的这方面研究,宗教色彩过浓。像黄世中先生那样从创作心灵的美学角度对文人(包括诗人)做多方面的探索,在研究视角与研究手段上是有拓展的。”一些长期未解决的文学公案中,黄教授也认真地去考证。他的《钗头凤与沈园本事考略》,对唐琬的家世、籍贯、婚变原因,以及《钗头凤》是否为沈园题壁词,都作了考证。在《丁香花公案考辨》中对西林太清与龚自珍的关系也作了令人信服的考证。此外,在学术研究之余,黄先生还写作诗歌、散文、小说,迄今发表文学创作近200万字。对其学者之风,学养深厚之力,一位著名诗人在上世纪80年代即评其诗文“风流炳焕,辞理优赡赅博,滔滔汩汩,如风行水上,自然成文”。      

 

                                    情钟李商隐

   这里想特别推介的是,黄教授的煌煌巨著《类纂李商隐诗笺注疏解》。此书五大卷、350万言,全套11斤重。这是倾注了黄教授半生心血,才得以完成的,可谓半生磨一剑。少年黄世中常听父亲这样说:“陆刚李柔。多读陆游、义山诗,可禀受刚柔二气;能刚能柔,刚柔相济,始为大丈夫。”稚气未脱的黄世中从小浸淫在父亲抑扬顿挫的吟哦中,领略了李商隐的深挚精美,含蓄幽婉,与李商隐一起分享喜悦和痛苦,绝望与哀感。在李诗一波三折,百回千转的韵致中,他已深深爱上了李商隐,从此与李商隐结下了不解之缘。家中的藏书为黄世中打开了李商隐研究的大门。有道是无巧不成书。他的岳父马士孚先生平生也以研读李商隐为乐事,对李诗颇有研究,还曾辑录前人笺释评论的文字320多条,也存有几十首的解笺文字。两家的李商隐藏书合并在一处,使他成为全国收藏李商隐诗集版本之冠。抚摸着这些泛着微黄的书页,散发着幽幽墨香的古籍,黄世中浸润在书香氤氲中,说不出的幸福,对家大人感恩的心也油然而生。是父辈们带领着他在浩瀚的书海中遨游,他们在黄教授心灵深处打下最隽永的烙印。

   1962年11月7日这一天,23岁的黄世中开始着手一项浩繁的工程:从第一稿到现在的四稿,每页300格的稿纸,总共书写了4万多张。我们今天看到的五大卷巨著,是从一万多页文稿,印成了4260页的一部书,中间经历了多少的曲折与艰辛!文革中,他小心翼翼地转移藏匿手稿,到改革开放初期的80年代,书稿才得见天日。学界前辈朱东润先生曾予以真诚相助,亲自作序,给予很高的评价,称该书“是一部极有意义的著作,平心静气,罗列诸家的见地,使读者可以从此备见古今论断,最后作出自己的认识。我深信从这部书中可以得到不少的教益”。又一个10年过后,黄教授终于得偿夙愿,在温州大学及黄山书社的支持下,作者花费两年时间亲自校对了三遍,这部巨作终于呱呱坠地了。

  《类纂李商隐诗笺注疏解》一书据各种旧本共收录了李商隐诗599首,以内容分类编撰,这在李商隐诗歌全集的整理中是首创,也是目前收录李商隐诗最全的整理本,。黄教授还以现存最早的明嘉靖本为底本,汇辑唐至清末580余家有关李商隐诗之笺释与评论文字,并对599首诗一一校注笺评,交代每首诗的写作背景、立意、主旨,最后做出自己的考证、评论等。因为对李诗的共同迷恋,著名作家、原文化部长王蒙和黄教授结成莫逆至交。他获悉〈〈类纂〉〉一书即将出版,致函黄教授说:“李商隐的诗深挚、精美、含蓄、雅驯,是一道纯美的却又充满人生慨叹的风景。我们二人因李商隐而相识结交至今,亦快事也。”又说:“吾兄在做学问上是地地道道的学者,我与你的交往中,遇到一个词语、一个史料或一个典故弄不明晰,你最晚第二天就会告诉我这个词语、这个史料、这个典故的出处与正解。我受益良多,也对你的做学问的热情与认真深感佩服”。严谨治学的态度,皓首穷经的一生,这套巨著凝聚了黄教授的最爱与自豪,快乐与艰辛。“类纂虽然用去自己40多年时间,但可以节省大学中文系唐诗教学与研究的教授们许多时间;一人辛苦,万人得益,”黄教授乐呵呵地说,眼睛充满了睿智的光芒。由于他在李商隐研究方面的出色成绩,上世纪90年代初,被推举为中国李商隐研究会副会长。穿越千年的时光隧道,黄教授与李商隐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惺惺相惜,心神交融,在半个世纪的对话中,黄教授完成了对李商隐诗歌的梳理与解读。李商隐在天之灵,当会感动得潸然泪下。

 

                                  网络结奇缘

   黄教授的两个女儿均在美国,事业有成,安居乐业。年近古稀的他禁不住思念儿女心切,更想享受含饴弄孙的天伦之乐,为了彼此照顾方便,黄教授飘洋过海与亲人相聚。但是身在异邦,心在故国。黄教授心爱的书屋无法远渡重洋,只好静下心来学习电脑,浏览文章。功夫不负有心人,黄教授还学会开博客了。他把自己的作品、书信、日记、感受都发布在网络上,与在祖国各地的同好博友切磋交流。

   在黄教授埋首敲字的时候,有一双倾慕的眼光已经悄悄地注意到了他。那就是原福建日报社新闻研究所所长、《港台信息报》总编辑,现为福建省楹联学会副会长的祝文善先生,他因身体欠佳,退休后就学习电脑打字,开博客。两个素昧平生的学者,在网络上一见倾心,彼此欣赏对方的文字和才华。网络,这个比真实生活还要广阔的空间,使居住在不同国度,具有不同经历的人能够“相识”并互相联系。网络,虚拟的世界包罗万象。人们也许认为这是如梦如幻般的缥缈,但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爱和真诚可以穿越时空,可以消除隔膜。黄教授和祝文善彼此直抒胸臆,畅谈人生,真正做学问的人是很喜欢这样坦诚交流的。而我,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黄毛女子,闲时也喜欢敲打键盘,对网友倾诉积愫;有时兴趣写些小诗,不揣献丑,贴在博客之上。作为祝文善先生的朋友,也因此有了向黄教授请益的机会,在网络上和黄教授切磋诗艺,获益良多。不知不觉一年的光阴如流水般逝去,我们老少三人结下了深厚的情谊。今年春节期间,黄教授回泉州探望老母亲和当年他在惠安一中就读时的恩师。于是,就有了他的桑梓之行和途经福州的雅聚。

            

                                  共剪西窗烛

   2月24号,天空阴霾小雨淅沥,我的心情急切且激动,神交已久的黄教授今天千里迢迢来到福州,我将见到仰慕已久的老师有点坐立不安。好在老天作美,刚才还阴雨绵绵,黄教授一到,天就放晴了,贵人来了桂花开,一股清新的空气伴随着花儿的馨香从远处飘然而来,沁人心脾。黄先生春风满面,古稀之年却精神矍铄,身体硬朗。我们一见如故,没有拘束和不安,有的是亲切和喜悦。黄教授开朗随和,健谈风趣,如沐春风的感觉大概就是这样的。我们一起来到祝文善老师家,在祝文善家中守候的好友有方友德老师,郑寿安老师,以及几位祝老师的故交。黄教授一进家门,便谈笑风生,无拘无束,空气里洋溢着融洽气氛,大家相顾而笑,愉悦欢畅。

   在祝老师盛情邀约下,我们来到附近一家颇有名气的“食鼎记”小酌。把酒言欢,祝夫人极尽地主之谊,殷勤备至,让远方而来的黄教授宾至如归。黄教授幽默风趣,把自己在美国的趣闻和尴尬事一一道来,令人捧腹。最后,黄教授说到:“我还想回国定居,我的根在自己的国家,我的价值也在这里;只有祖国,才是我的心灵的栖息地”。这是黄教授发自肺腑的一番话,我们默默颔首。酒酣耳热之际,大家豪情顿起,吟咏出朋友间的真诚与莫逆之情:

                旅美归乡喜晤谈,经纶满腹尽欢言。

                隐诗导读凝才识,钗剧探源引激澜。

                传世考评心恬淡,等身著述气昂轩。

                虚屏网友成知友,相见时难别亦难。

                                  -——祝文善

              三山洗雨转新晴,雅士逸兴桑梓行,

              留客樽前勤学问,谈诗座上善题评,

              群贤妙论穷真理,著述荣身合重名,

              商隐千年无憾事,网缘佳话半生情.

                               ——黄益群

                             

               福州相聚楼心鼎,再聚红楼心海澜。

               一点灵犀屏网结,两飞青雀为探看。

               南行泉港萱堂拜,北上榕城问友安。

               歧路杨朱情惘惘,茫茫天海泪汍汍。

                                   ——黄世中

黄先生雅兴渐起,用手指轻轻敲打节拍,吟唱大家所写的诗,音韵优美,我们听得如痴如醉,拍案叫绝。

翌晨,黄教授马不停蹄,带着我先后拜访了昔日的高中同窗学长,有张黎洲先生、张锦才先生,他们都是退休了的省新闻出版、广播电视界的领导和文人学者。五六十年挥手一瞬间,回首当年,少年心事,意气方遒,不乏干过臭事和值得回味自豪的经历,比如曾分别在中学作文比赛中荣登榜首,说起来犹如发生在昨天的事情呢,大家亲切之至。随后,我们又驱车到金山拜访著名诗人蔡厚示及其夫人刘庆云两位教授。多年未见好友相逢,真是百感交集。看着他们促膝交谈,白首映着酡颜,充满诗情画意,不禁为他们的情谊长青而感动不已。

                          晚霞犹满天

   离别的时刻即将来临。踏着夜色,我们一行漫步在西湖的湖畔栈道上,长廊曲栏,花香弥漫。

   黄教授告诉我,为纪念辛亥黄花岗起义100周年,在美国期间,他创作了一部长篇历史小说。不到一年时间,60万字的小说《昨夜群星陨落》就写成了。小说写了1910年的广州新军起义和1911年的黄花岗起义。写革命先烈们碧血溅长虹的英勇事迹。他着重写了福州与连江参加起义的20多位烈士。著名的有福州林觉民、林尹民、林文和方家的方声洞、方君瑛,连江的吴适等。林觉民牺牲前留下的《与妻书》和方声洞的《禀父书》,都是难得的爱国主义教材。这部小说近日即将在国内出版。我听了不觉肃然起敬,希望早睹为快。黄教授答应一出版立即送我一册。

    话题偶然转到了郁达夫与王映霞,黄教授说自己同王映霞女士是忘年之交。郁达夫与王映霞从最早的两情相悦到分道扬镳,他们经历的恩怨情仇让人莫衷一是。上世纪80年代初,黄教授因为作诗人情感心态研究,辗转找到王映霞女士,求证自己对郁王婚变的某些疑惑。此后20余年间,黄先生与王映霞书信往来有200余件,并多次面对面的交谈,掌握了大量的翔实资料。王映霞女士曾委托黄教授为她撰写传记,所以把手头上保存的许多资料和照片托付给他。黄教授说:“2000年王映霞去世时,就想将郁王之恋和婚变写一部传记体小说。后来因种种原因而未能动笔。”我们唏嘘之余啧啧称奇,这两百余件王映霞遗书,是研究中国现代文学史怎样一笔文化财富啊!黄教授又对我说:“待手头这本历史小说出版后,就要着手写郁达夫与王映霞,还原真实的历史。”我们期待着这部书,它将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史料将公之于众,应该是一部摄人心魄,夺人眼球的好书。莫道桑榆晚,红霞犹满天。黄教授感慨地说道:“这一生活得快乐开心,了无遗憾,唯一的心愿就是把自己的那么多藏书让他们得到应有的归宿。”他规划着未来的情景:“希望有一块地,盖上一座大的房子,坚实牢固,里面就存放着他的所有藏书。门前的匾额上写着鎏金大字:黄氏藏书楼。不是让这些书束之高阁,而是把藏书楼开放,让所有喜爱书的朋友都能得到知识的滋润,这样才不枉我藏书爱书一生。”随着他的描述,我仿佛来到一座充满书香的院子,里面静谧祥和,学子们在书海的馨香里恣意遨游,如海绵般汲取知识的营养,让一代代的学子都能像黄教授那样饱读诗书,学富五车。为国家社稷作出贡献。敬仰与倾慕占满我的心灵,我写了一副对联,为黄教授70华诞献上虔诚的祝福 :

情锺李商隐,煌煌巨著惊当世;

胸怀万卷书,涓涓细流泽宇中。

  评论这张
 
阅读(2120)|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