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卓三的博客

山外青山楼外楼

 
 
 

日志

 
 

寄思四山  

2010-06-22 08:42:4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寄思四山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寄思四山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寄思四山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寄思四山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寄思四山

                                                  卓 三

自古神山万代闻,倥偬戎马认情氛。

放歌峰极终须杖,望月更深始识翁。

险岭难停难举足,山风易逝易排云。

匆忙秉烛添时日,危厄居高不看君。

 

    夜给泰山的朦胧外衣,裹住我飘忽不定的游思:历代帝王将相登临祭圣,游子墨客登顶而小天下,至诚君子择台铺蓆皓首穷经,被叫做村野鄙夫的,采药,拾果,砍柴,还有冲破家规的女子,拾级私定终身等等,他们都在儒道释的圈圈里戴脚链跳舞,惟有像大院寺中不知世事的小沙弥,年年乐等迟迟转入山中的春花,送走长长的冬夜,扫帚挥去没完没了的院阶黄叶,留住没完没了的晨钟暮鼓,佛光不可能泯灭过早受戒的纯洁心灵之光,把年岁的人性记录,由惨淡的后继者传之无穷。我望泰山,愁思难卷,让烛光挡住我的双眼,举首茫然。上面那首七律,是记是夜静思的真情。

    黎明时分,听登临者有力的脚步声,遥望南天门,星星点点的人群,在石级天梯奋力攀登,白云托着他们去制伏高危的骄傲极顶,那一双双有力的脚步都像踩在我的心灵上,印出八个字:“锲而不舍,金石可镂”。天光四射,攀登者头上漾出七彩光环!五岳之尊的泰山,在你怀抱里演出过哀愁,愚昧,失望,但更多的是攀天意志的磨练记录。

    由此我忆起西岳华山,它提供不出一条干脆利落的登级,零零落落断断续续的不牢靠的盘旋乱石阶,到了第一个可以放眼的高峰时,没了踪迹。再上去,连古代那位伟大的文豪都因畏途而在进退维谷的石壁梯上放声号哭的“惊魂岭”,即使上去了,等着你的还有横穿危崖的“嵌壁道”,不是恐高症者,也难免担心粉身碎骨。

    如此绝无仅有的兀立险岳,为世人征服的愿望,无形题写了“只有豁出去”的告示。我豁不出去,只能退宿半山,写下了顾影自怜的《假寐西岳乱思录》:

 

华岳攀高好入眠,头依星斗梦忘形。

云遮八月中秋夜,雨打元宵初岁翎。

新出海空朝日大,年除积秽序轮宁。

浮思如此沾沾喜,不若丛边一闪萤。

 

    到了我们南方的庐山,它就不是历险称雄的大山,没有明显的一个顶,有的是休闲漫步的花径,穿峰过林好让眺望远山的石路,虽然算不上有“飞流直下三千尺”高的瀑布,但多有变换身姿的确称得上名副其实的飞瀑,还有可让极目鄱阳湖好逍遥自在的含鄱亭,一片适宜森林浴的绿色地带,可供读书和避暑的中西合璧的别墅群。

    到山下农舍小住几日吧,那纤尘不染的净土,要是正逢春雨潇潇,你的心定然觉得属于另一个世界。我有过亲身经历,留有《黄莺儿》词一首:

 

    飞来丝雨梳新宇,

    乍暖收寒,

    心底抽芽,

    风摇依依,

    骤为金簇。

    攀茂意上青枝,

    叶叶听天语。

    桥霜落哪厢,

    细问春歌应会相熟?

 

    思绪,

    断断续还来,

    淡淡随烟去。

    纵横梭贯,

    片片诗章,

    时当艳霓临谷。

    狂兴对绿迷痴,

    正见农家菽。

    饱汉且记衢州,

    丰欠人为主。

 

    南方人历来被称作会享受的人群,我想,是南方的风水提供了方便。但也创造了像园林和别具风格的屋舍一样的东西,增添了中华物质与精神的财富,辛勤常常多于祈求,于是我写了两首七律:

 

                         一

 

云中惊出一奇山,海日搬家到此间。

鼎足三龟含夜雾,吞魂八怪吐霞烟。

聆听飞瀑九重阙,领略莺音无极天。

不应凌仙求洞主,劳犁益智志弥坚。

 

 

                        二

 

浔阳江上望匡庐,暮霭青山有若无。

一滴泉头流日月,仙人洞里演虞吴。

含鄱待枕含鄱远,花径留容花径舒。

飞瀑玉门虹影紫,长空相照有殊途。

 

    说到武夷山,它既不是桂林放大了的盘景似的山水,也不是滇池大水域小傍山的特写,更不是四川丹霞岩连片的大写意式山水,它是九曲流水穿过一座座润圆山峰,穿插怪形巨岩,林木掩映的谷、峡、瀑、泉一应俱全的天然园林式山川景貌,处处都有玉女峰脉脉含情迎宾客的风韵,就是像鹰嘴岩那样的天工大雕塑,也无怒目钩喙的威严,却是善伏峰林间的驯服状态,柔情万般的江南造就了福建北部的风景性格。而寺庙庵堂却不深幽,大都敞怀明亮,僧尼道姑落落大方,茶道姑娘手巧嘴甜,竹排筏功如行云流水,仙凡交集的总特点是适意含情,但绝无深山羞怯的痕迹。“巧”字尚可概括这儿的所有。

    我上了大王峰,相望亭亭玉立的玉女峰,想起大王玉女的爱情悲剧故事,对自由的殿堂没有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而心情悲切。许多年后,再一次坐在玉女峰下,好像体验出当年悲剧爱情的凄苦味,留下了几句诗:

 

    清风请我到浴潭,

    对影把玉女看,

    无论深情如许

    还是临川梳妆,

    理我的只是山风衰草,

    走近吧,

    三姊妹肃然,

    爱,

    全分给无始无终的时光。

    耳边响起棹歌:

    哀愁属于无缘,

    情怀里装着真,

    世间色彩斑斓。

 

 

 

 

 

 

 

 

 

  评论这张
 
阅读(428)| 评论(7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