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卓三的博客

山外青山楼外楼

 
 
 

日志

 
 

大上海没有遗忘的一角  

2010-11-04 14:53:0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上海没有遗忘的一角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老路
大上海没有遗忘的一角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左联会址 

大上海没有遗忘的一角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多伦路210号 

大上海没有遗忘的一角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多伦路女铜像  像年轻的丁玲吗?

大上海没有遗忘的一角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多伦路郭沫若铜像 

大上海没有遗忘的一角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走进博古斋,看看大上海 

大上海没有遗忘的一角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左联五烈士刻碑 

大上海没有遗忘的一角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多伦路公啡咖啡馆

大上海没有遗忘的一角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大上海没有遗忘的一角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小院花径 

大上海没有遗忘的一角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小院石榴红 

大上海没有遗忘的一角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我旅居小院的庭园 

大上海没有遗忘的一角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多伦路老电影楼 

大上海没有遗忘的一角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多伦路1894年建立的咸亨酒店  

                             

                              大上海没有遗忘的一角

                                                            卓 三/10.10.27

 

      每晚忘却奔波劳累的E君,总悄然引领着我走过这条静静的街道,丹桂会这么知趣地在此时特别以浓郁的秋香引诱着我们,灯光下累累的红石榴,摆弄着秋夜色的媚姿,似乎是要目送我们隐入看似荒疏,然而丰韵犹存的小小园区。晚间鸣虫热闹着,拥着我们没入花木丛中……

 

      想到前一夜,又是E君放下手中的事儿,已经很迟了,还带我去走进外地人曾有所闻,但少涉足的上海一条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文化名人云集的小街―――窦乐安路(多伦路)。

      走不到多远,扑鼻的浓香禁不住叫我四处张望,哦!莫不是往日公啡咖啡馆的咖啡依然飘香?丁玲的灵魂正邀着她的莎菲走进馆里,胡也频怎么没来?仿佛是龙华的枪声,吓得我心骤然一紧……

      白崇禧从他公馆出来,郭沫若邂逅与他相遇,两人都进了公啡咖啡馆?一个想着国民政府,一个心中的凤凰正要涅槃!

      从商务印书馆下班的乌镇沈雁冰,低着头旁若无人地默诵《资治通鉴》章节,借以忘记一天的劳累,想那咖啡定然没有失掉对自己接待的记忆。

      我看到了奴隶母亲惊愕失神的双眼,是柔石叫她盯着我。“春宝……..秋宝…..”是她在喊!我听到了!丈夫的孩子,秀才的孩子!谁造的的孽啊!心哪,我的心,这下子被拎到母爱、绝望和道德、扭曲的天平上,能衡量吗?不!不!我要抱着头快快逃出去,逃出石头铺陈的弹格子路!

      E君默默前面走着,手持文明杖的铜像就站在老电影楼前。听!“同学们,大家一起来,负担起天下的兴亡!”《桃李劫》的呼唤!

    “……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朝别梦寒……”学子别离哀音接着从那楼中幽幽流出……我的鼻子一酸,低下了头,还好E君在我前方,没看见,不然会怎么说我呢?

      是高跟鞋的卡拉、卡拉响声,是一对年轻夫妇拉着手,休闲地走着,前头蹦跳着一位活泼的小男孩,他爽朗地念着:

    “《子夜》 不明的夜;《二月》萧涧秋,梦想打水漂;《别了,哥哥》手足情,前进永不停!…….”

     大为吃惊的我,几乎掩饰不住我的表情,E君没看到吧?当我也像他一样小的时候,哪晓得这些名作,更不知上海有多伦路。多伦路陶冶了又一代的心灵!模糊的灯光下,似乎有五人的刻碑,柔石的萧涧秋,殷夫的哥哥能否从那里走出来?看见了吗?柔石、胡也频、冯铿、殷夫、李伟森,此时一定在欣慰地点头。

     车水马龙的大上海,不知还存在着多少这样深深的清冽泉井!

 

             今天,再次走在一处住宅园区对面静静的街道上。

             “上海是不是像人家讲的那样,总是人挤人,大马路接着大马路?你有几个晚上走在这里了,我们的住宅小区怎么样?花园式的小区,文明小区。原来是大学教职员工的宅群,现在主人多有更换,但是以往的园林丰韵还不减当年呢!”E君快人快语说着。其实,我早就感受到了。

             花树掩映的住宅楼,都不高,斯斯文文的,楼间小道洁净安然,几步就转弯。园区中间是小园林设置,一排葡萄架,一座假山,供人休歇的圆凳,摆放书本或茶果的石桌,一应俱全。小池流水,花径流香。你可能难以想象,这里除了竹木花果,特别诱人的是上海居然有鸟集居于此,它们安居乐业,以花为媒,似有红线牵着双双比翼的爱,巢恋、巢居,巢孵新鶵,安命于与人类共享天伦之乐!

             我国著名的数学家苏步青教授,曾经往来于此园区,袁晓园女士也曾拿着她新创的汉字文稿到过此地,还有许多物理学家、语言学家以及史地学者都住这里。至今,你要是在那家窗前下,犹可闻见耆老和年轻学子的畅叙声,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就说E君的不大住室吧,其书房兼居室里,随手就可以拿到左拉、易卜生、卢梭、但丁、斯汤达尔等名家的著作,更不用说,随时好像会听到康尼的爱情心语,林黛玉的哭泣,卡西摩多的撞钟声……

             我想找一本英文书,竟然也不费吹灰之力!更令我叫奇的是,居然还有一摞摞建筑学,装潢设计和编织的书籍!难怪E君收存的花色奇异的编织品,整整叠满几个橱柜!

             E君说,就在这里园区对面竹林连片的人行道延伸去,是一条法国梧桐小绫扇般展叶的去处,外滩的霓虹炫耀,车流的喧闹,尽叫那儿的静谧给挡在远远的黄浦江那边。

             可惜,下着小雨,不然E君答应我夜里去那里散步。尽管没去成,但我完全可以想象在文化氛围如此浓厚的地方,一定会看到长者手握书卷,背在背后,漫步前行,虽然看不见的步痕,也一定留下了他思考的印记 。或许还可以看见少男少女相恋而行,大约是什么引发了他们的快意,男的笑着仰起了头,女的用右手掩着嘴,笑得微微俯下了身子……

             秋风无定例,时起时落,吹拂多少园柳,少妇流海一样轻飘,它们像繁华都市身边,相伴着安宁、清静、新明、愉悦的柔情轻歌……

              

                  旅居上海夜语时

 

             夜上海,

             僻静一角,

             大都市自寻休歇地,

             华丽外衣甩出千里遥!

 

             秋风如泉,

             汩汩地流,

             羁旅渴饮,

             独揽文艳书香一醉方休……

 

             点燃一瓣心香,

             飘烟幽幽,

             天地梦笔,

             画出谐和的地球。

       

             山川湖海,

             鱼虫鸟兽,

             仰仗人的自立,

             就看能否未雨绸缪。

 

             世博连环锁,

             问谁是解得开的手,  

             发烧的脑袋,

             要叫秋雨浇浇。

 

             埃得纳火山,

             看你气势喧嚣,

             不用我邀请,

             试试到此一游!

  评论这张
 
阅读(1005)|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