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卓三的博客

山外青山楼外楼

 
 
 

日志

 
 

读《半了清韵》书寄  

2011-01-13 10:20:09|  分类: 我的文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年01月11日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2011年01月11日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2011年01月11日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前记:本来去年这篇就要发在博客,但是,担心我看法未必好,怕误导,对蕉栊影响不好。现在已经一年了,许多朋友在交流中,大致也说到和我相似的地方,那我就大胆发了吧......

     蕉栊有博客,在百度键入“半了斋的博客”便可看到。)

                                                                                                        

读《半了清韵》书寄

    卓 三/09.12.圣诞节

 

接到蕉栊先生《半了清韵》的清样时,我正在与友人商议外出的事,先生说,写点看法吧。我随意打开,第一眼见到的是一首写景的绝句

             飞瀑

流湍万道自天倾,掷地惊雷震耳鸣。

龙裔岂能溪涧困,追涛戏浪日边行。

哎呀,好有气势!这和作者原先绝大部分诗词作品的写法大不相同。莫非“变脸”了?当我读完全稿,发现我的猜度是主观的。

正好,蕉栊说,读后写写看法吧。我想,写什么呢?我先想到的是,女作者写传统的诗词,在我们这儿不是多,而是真少!看到蕉栊,打心眼里高兴。当今的生活工作环境中,毕竟还有女的喜欢中华国粹之一──古典的格律文学!

我们说,要想格律的东西也能如现代文学一样普及,怕是不可能的,正如京剧是国粹,要普及京剧也是难的,而且没有必要。而国粹是国宝,国宝是对社会有大作用的,要有人传承、发扬。不用担心,国粹从来就亡不了的,专家学者的力量,不用说了,草根们呢?也正是世世代代还有各种各样的草根,同样在自觉不自觉地在默默做着这件事,因为一个民族的存在,传统文化是绝对的一根大支柱!

瞧,这里不又一个这样的草根存在着!而且是女的!说起蕉栊的诗词,有人或许会问,怎么都写些易安、纳兰时代的东西?莫非当今诗水倒流了?作者与那时代人有同样的经历?

的确,一讲婉约,无不提清丽高洁,孤愁哀婉之类的,众所周知,那当然是风格之流传。而我以为,无论何时何地,诗词是情的产物,说它起源于劳动,所谓“吭育,吭育”派之说,有一定道理。而我更相信诗源于生活情感。诗无“情”,硬写能成吗?即使成了,大约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所以我说有感才有情,有情方有诗,前提也许若是。

那么“感”是什么?“感”是诗人为眼前所见之物、之事、之人、之书、之……与亲身所体之物、之事、之人、之书、之……所动。初唐诗人陈子昂三十八首感遇诗,就是例证。子昂之感遇有相当部分是借史而感慨当今,那也是有感于史、今之作。故此,古人将感遇定义为:“感之于心,遇之于目,情发于中,而寄于言也”。从这个意义上说,蕉栊的诗词绝大多数是感遇类的扩大,当然,其中有一大部分是爱情的“感遇”,说是“感怀”也无不可。因此我总把感遇理解为不止感事、感物,还应有“感爱”的。情,我国有七情之说,就古今中外而言,情是人类共有的。诗人因情感之深笃,才有此集啊!所感之情也就无所谓“倒流”了。

先看一首蕉栊的词:

                       梅花引   咏桃

城下路,野津渡。芳心只待暖风顾,粉凝香,满庭芳,着意欲留春色伴红妆。

世人只道桃夭窕,梅瘦荷清玉兰俏,贵何为?贱何为?花落花开,一样傲轮回。

这首词的主题是诗人写自己。桃,是视觉形象,它不是无情物,而是能“只待”、能“欲留”,更能激发诗人评说世事:“贵何为?贱何为?花落花开,一样傲轮回。”说到底,全词活生生地刻画出呼之欲出的情感形象!像这首感于春桃的作品,无论诗人情绪或是她的表现手法,不能说全是宋.李清照的复制,清.纳兰性德的翻版吧?

再说女人的心理,古往今来,女人写的诗词不就是欢情爱语、离愁别绪、鸟虫山水么?那自然也是的。但是,还有像这一首:

                 阮郎归

南园春半踏青时,风和闻马嘶。青梅如豆柳如眉,日长蝴蝶飞。

花露重,草烟低;人家帘幕垂。秋千慵困解罗衣,画梁双燕栖。

你看,情浓于春的抒发,乍读还以为是哪位女子的春情描述。可读诗人都晓得那是伟大史学家欧阳修的  名作!这是写人呢还是写己?像如此佳作,遗篇汗牛充栋!

蕉栊当然写了好大一部分的此类人情味很浓的诗词。而她的一个特点,就是情的转寄。把情托付于风花雪月、山水鱼虫等等,历来诗词中屡见不鲜,但也不可忌讳,托寄之对象常都少反应,寄于它就是了。蕉栊之寄,多了一层对对象的主观考虑,应该说很可赞赏。这里试录一首:

                  清平乐   心痴怕被人知

长亭别后,无绪金樽酒,纵使阳春如豆蔻,怎奈佳期久候。 

心痴怕被人知,语轻树上黄鹂,又恐鸟儿笑我,羞红玉面花梨。 

这里人与鸟的“通情”,达到可以寄托的境地,少女待春羞涩,在寄情转达的诗句中幽幽流出,对鸟的推想,反衬出主人的少女情感人之处进了一步。

有一回,蕉栊从福州回来,寄了一首词给我,不言而喻,是触景忆初情的:

                        鹧鸪天   重游西湖

独步湖边石径斜,远山衔日落红霞。人非物是相逢处,倦鸟栖归伴返家。 

陈杂事,旧时花。凭阑滴泪就萌芽。藏藏叠叠埋心底,犹恐伤痕不结痂。

我读罢呆坐,泪挂双腮……想起女友溺水之痛,夜阑就一首回和,和词也抄在这儿:

               鹧鸪天  读泪忆伊落水时

                             —— 和君韵

初绽春红落水时,鲛绡怜我拾魂飞。蹉跎鹃滴秋庭泪,点点行行哭凤诗。

提往事,惹情痴。夜寒不耐雨侵衣。奈河桥上忘情水,寸断肝肠蜡炬灰!

(附原注:昔日,时值两两同学少年,山东溺水失伊,痛不欲归!君提往事触泪流,夜长聊以和韵回之……)

事后许多好友问起此事,笑说,都老大的人了,还如此儿女情长。说来也是。我总以为诗是情之子,表达个人情感的东西,有它让人动情的地方,它的存在,是必要的。

还要说一句:蕉栊的诗词还有好些部分表达的情感,并非都是她本人亲历所感,而是感他人、他事、他物、他书、他情、他……之所感而吟成,所以我才说那是感遇的扩大。从中我们可以看出诗人离愁别恨什么的,并非都是“为赋新诗强说愁”。

蕉栊的一位挚友曾对她说:“你就写你一位小女子的东西。”她,大约视为圭臬。所以小女子的诗词味显得浓。这一方面与她生活圈和性格有关,另一方面,确实也有刻意为之。这有何妨?

还值得说得是,蕉栊的诗词全是“闺语”吗?不是!一些写得相当好的,其豁达之势,不逊须眉。一次,她游石佛山,见所谓石佛不像大家说的是观音的形态,而是三国周郎。她写下一首词:

                       临江仙   周瑜出征

驻马临江征鼓急,旌旗猎猎西风。锦袍银履战装戎。挥戈持戟,睥睨傲群雄。

许是剑津连赤壁,周郎误入山中。幽兰飞瀑绿桫葱。从容物我,何管世穷通。

这和《飞瀑》的气势有共同之处。宋词之豪放,当是辛弃疾之作,已有定论。而苏东坡世所称颂的一些常被叫做豪放的词,真归到豪放一派去,恐怕不好归。我想,蕉栊《临江仙》类的词,就是苏氏的传统,是豁达。豁达何逊于豪放?正如二胡与提琴孰美?各有千秋呢。

我以为,宋豪放派诗人,后期几乎百分之百地都有转向婉约的趋势,时势所致哪,加上自身完全有能力写好的。蕉栊倒是有点不一样,在同一个时期,完全有能力写好豁达类的好作品的。多么令人欣慰!

年龄远未“半了”的蕉栊,诗词成熟的程度可是超出“半了”的年轮。作为一位优秀的中学高级教师,能在繁忙的教学之余,传承我国优秀的传统文学形式,并努力发扬,很是令人鼓舞的!

写了一点近乎说三道四式的话语,用以表达我对蕉栊诗词的一点感受,也冀望她进一步在传承的基础上,更大胆地脱出古例,把自己独创精神更大范围地予以抒发,那将是更为可喜可贺!我深知,这么说说容易,做起来何其艰难,只能说我们共勉罢! 

 

                                                                                                           

 

 

 

 

  评论这张
 
阅读(732)| 评论(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