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卓三的博客

山外青山楼外楼

 
 
 

日志

 
 

“雷霆入地建溪险”  

2011-02-16 12:06:57|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雷霆入地建溪险”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建溪流过延平城的双溪楼前 

“雷霆入地建溪险”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建溪的黯淡滩今照 

“雷霆入地建溪险”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曾经的桥墩残留 

“雷霆入地建溪险”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曾经的水库截留残址 

“雷霆入地建溪险”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黯淡滩前的一条高速公路架桥

 

雷霆入地建溪险

      卓 三/11.2.11


     
“雷霆入地建溪险,这是唐朝人写的,说的是哪里的溪呢?说的就是闽江上游的一条重要支流―――建溪,那是福建历代通往江浙与中原链接的水上要道。

都说建溪险,险在哪里?险在建溪危滩多,水高浪急。而“雷霆入地”指得又是建溪哪一段呢?就是离延平城最繁华的街市中心不到十几华里的安丰桥前的黯淡滩!

宋朝周密写过这样的话:“千古传名黯淡滩,十船过去九船翻”。明朝著名地理学家徐霞客写过:黯淡滩水势奔涌。余昔游鲤湖过此,但见穹石崿崎,舟穿其间,初不谓险;今则白波山立,石悉没形,险倍昔时。连清朝民族英雄林则徐要从福州接母亲,也因黯淡滩之险而放弃原来的想法。

虽然说“十船过去九船翻”的诗歌句子,有用夸张的手法,但是,这个滩上翻船的事故的确是屡见不鲜的。

因此,建溪的出名首先是因为人们溯闽江而上至建溪的第一个险滩―――黯淡滩!黯淡滩成了不祥的历史代号!

 

历史翻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黯淡滩再度名闻全国:国家要在黯淡滩上建起大型(当时是那么认为的)水电站―――建溪水电站!一时间,水电建设者们,风起云涌地来到建溪工地,建溪几乎就要建成一座新城市,以适应建设电站的需要。当时支持建电站的技术力量是来自苏联的水电专家。人们见到苏联专家男男女女,无不翘起大拇指说道:“CCCP!(俄语“苏联”的头一个字母组合)孩子们用读英文字母的读音来读,读成:“西西西匹。苏联专家友善地教他们正确的读法:“瑟瑟瑟罗”。当时,春游的学生,常常会遇上苏联人,因为那时中学的外语基本上都是教俄语,学生也会用简单的俄语口语和他们对话,苏联人很是高兴。有些苏联人也会讲一点中国话,他们更是主动找学生们交谈。由于政治上的“一边倒”,中国和苏联的关系十分密切,就以我们南平小城建设水电站来说,两国人的交往也非同一般,中苏友谊的佳话传遍全城……

不久,建溪黯淡滩边的施工导流洞开凿成功,沟通溪两岸的运料通桥也立在溪中。拦水的水泥大坝更是在日夜加班浇灌……人们对山区的第一座现代的水电站充满着喜悦的期待,“南平南平,地势不平,电灯不明”的民谣将要改变。

时间很快往后推移,在中国学生与苏联专家及其家属的一次联欢晚会上,一位苏联姑娘,可能是翻译,偷偷对中国的学生透露:“我们要离开你们这里了……

中苏关系出现裂痕,苏联撤走在中国的所有专家!

轰动一时的建溪水电站,顷刻沉寂下来……

 

半个世纪过去了,如今建溪的黯淡滩变成什么样了呢?

新春伊始,我应约,晚上十点钟左右到了黯淡滩边。滩的左边,早已建成了当地最大的纺织厂。五光十色的产区灯光,把溪谷照得通明透亮,一点也见不到黯淡滩“雷霆入地”的气势,只见被灯光照得红红绿绿的水流缓缓流动,乱石险滩的影儿也见不到了。虽然是初春,未到春潮带雨的时节,水面不宽,但也没见到突兀的滩石,湍急的漩涡……残留的水泥坝仍然可见,连接两岸的运料桥桥墩,也还静静地立在水中……

什么时候人们把险滩炸平了?

我和友人靠在溪左的一座水泥桥桥栏边,听滩水夜鸣……

哗哗的水声,夜风中变换着声调,哗啦啦的闹响,少有出现,铿锵铿锵铿锵之声却不绝于耳。我听得入神,仿佛听到了历史的回声:黯淡滩水击滩石声如雷霆,船过翻没,人或为鱼鳖,冤魂夜泣,凄厉动地……更听到地方志记载的自北宋南剑知州刘滋领工开凿滩石,“以舒水势的叮当锤声。后来南剑州知州程博文“以僧牒募人凿治”,也是日夜不停锤钎,响声传十里。南宋南剑州的漕运部门把开凿黯淡滩差事交给了当时的州通判吴逵,吴逵以义财募闲民”,凿滩为港,贺声连连。元朝无示和尚主持黯淡寺,又募工疏凿,湍势稍平,赞声不绝……直到民国时期的炸滩,如电闪雷鸣,但似乎都没有根本解决黯淡滩的危险状态,险滩翻船的惨事仍然时有发生……

 

到了苏联的介入,本是可以以水库而解千年之滩忧。然而,“老大哥”也有靠不住的时候!

次日上午,我和友人谈到黯淡滩的命运,禁不住就下到滩水甚浅的黯淡滩旁,的确没有看到地方志记载的险滩危像,也许是当年建水库时,为了建水泥桥而把险滩炸平了。唯一留下的确实是半世纪前的水泥桥墩,被炸掉的水泥坝残基,还有那施工导流洞的出口……
    沉默的残留水泥建筑印记,说不出任何言语,但我总觉得它们在向时光里流动的人们不断地眨眼,眨沉思的眼,传递思考的信息……

人自古傍水而居,水能滋农耕,水能饮人畜,水是生命的保证。再有,水上行程,是陆地行程的平行线,舟船车马历来并行不悖。更不用说水里的鱼虾可以养人,水可以发电……

当近代文明开启之时,水道作为交通的概念似乎没有古代那么强烈,一是空中开辟了航道,二是陆地的公路与铁路在不断地延伸,车速不断地提高,以至于有如今的高速公路、高速火车。黯淡滩在人们的记忆里渐渐被淡忘,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就讲建水电站吧,为什么此地总没再引起人们的注意,因为要绕开对苏联的记忆?不是的,在勘察到更好的位置之后,人们在它的西边沙溪已经建起了水电站,在它的下方,也建起了比原先建溪规划的水电站大得多的水口水电站。那么,建溪的黯淡滩大约从此只有默默无声地蜷缩在延平城的东方?

当这里的人们把更大的注意力投到其他的基础设施建设上时,黯淡滩是没那么引人注目了。但是,正是现在,黯淡滩是要倒过来看看别人啦!

新开通的横南铁路,这福建第二条通往外省的通道上,列车隆隆奔驰,就在黯淡滩边的隧道中通过。黯淡滩前的几条高速公路立交桥英姿雄发,车流如水。滩岸的背后,高铁正在加速架线……原来滩左的地带,只是一个很小的自然村,而今这里已经是繁华的居民区。延平城东扩的力度正在加强,这滩的右岸十几华里的小山地很快就被推平,新的一座延城的规模将大大地扩大!黯淡滩啊,一定不是历史的不祥代号,也更不是友邦曾经撒野的遗址,而一定是新城靓丽的一道风景线!

 

           感黯淡滩有吟

 

          浪打汗青斑驳萦,

          忘魂觅路可当行。

          也曾试借他山石,

          回首应知自立生。

  评论这张
 
阅读(593)|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