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卓三的博客

山外青山楼外楼

 
 
 

日志

 
 

冬夜雨  

2012-02-17 10:21:03|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冬夜雨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冬夜雨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冬夜雨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冬夜雨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冬夜雨

                            /2012.02.2

     江南见雪的机会少得很,冷也好像不似北地干风灌脖,彻入脊梁,但觉手脚红冻,双耳木然。不过这样的日子没几天,春也就渐渐来了。

     今年真奇,我觉得摄氏八九度就有好多天,竟然也冷得欲开调频空调。要不是家里人不喜欢那热气的味道,夜里真的也离不开它了!欧美的冷情看来也不逊亚洲,所以有人说,玛雅的2012预言,是不是有点征兆?我只能一笑置之……

     靠在床上读清朝集楹联之大成者,《楹联丛话》的作者梁章钜的史料式笔记――《归田琐记》,读到卷七《近人杂谜》篇,颇觉有味,我想,这里与好友共享一下。

     梁先生说,因病在吴门,居沧浪行馆,时值上元灯节,街市有灯谜相闻,都觉得没什么兴味,唯独因忆说部所载灯谜,有极浑成大雅,及甚可解颐者,于是录以为篇。比如:松子,猜《四书》一句。我搜索枯肠,终不得谜底。原来,答案是:“父为大夫”!再看,分明《周易》语,却是《楚骚》心,猜《四书》两句。我还是猜不出,答案是:“《象》曰:‘郁陶思君尔’”。接着看,止子路宿,猜《四书》一句。我更不懂是“季氏旅于泰山”。再下一条是,打胎,猜《四书》两句。这回我记得,与生死相关的句子,但原文记不得了。答案是“既欲其生,又欲其死”。要在《四书》中找答案的,我只懂得一条:怕妻羞下跪,我答:“懦夫有立志”。

     我以为要在《诗经》找答案的,应该会有一些知道的吧?情况不容乐观!比如:主器莫如长子,答案:“篷豆大房”。前头吹笛子,后头敲破锣,答案:“鱼丽于留,鳍鲨”。

     我边读边想,古代学者读书用功的程度,是我辈不敢望其项背的!梁章钜考得了进士,才当上官,可见那时能当官者,绝不是庸庸之辈!我们有何理由把古代社会的官场都说成是一团漆黑?

     有会说那是迂腐的读书的,我看,千万别那么说,用功的精神真要永远学习的!像我一样的书生,就《四书》《五经》而言,读得就马虎,不说有多少还可以记得而又可以用上,就说真懂得有多少?这已经是很悲哀的事了!古代“高考”,主考多是从《四书》《五经》里觅出题来,考生要不熟读原著,怎么考?难怪皓首穷经者考不上进士的,大有人在。戏剧里,我们常常见到年轻的状元郎,成了皇帝的女婿,光宗耀祖的驸马啊!这现实吗?像苏东坡一样年轻考中了,历史上会多吗?当年杜甫老考不上进士,可见考之难!所以做学生时,听到的多是科考是摧残人才,这不全无道理,但选拔人才当今世界还有能完全离开科考的办法吗?

     我曾经给几位大学生说,茅盾曾背过《资治通鉴》,没几人会相信,而且还认为背那些古董没用,都是什么时代了,当代要学的何止《四书》《五经》!

     这话当然有些道理,但读书、做事,精益求精是万年不变的真理啊!

     不知什么时候睡去了。只见得窗外的园子里,花开得浪漫一片,好不喜欢!

     突然,潺潺水声不断侵入耳际,一觉醒来了!外面好大的雨!我窗台上的茉莉花灌木丛,在灯光的照耀下,新绿新绿的,雨点斜打的淋浴,让它精神百倍地准备要提前踏进春!

     猛然间,我怎么有异样的感觉?我的梦境从来都是黑白的,今天怎么会有彩色的花在梦中出现?冬的精灵在心中灵动?

     雨给人冷的感觉,我在南方体验不多,今夜依然。看着槛外大园子,灯光有些昏黄,照出许多放射状的模糊光柱,有些力气似的条条雨注,斜穿光柱,成了条条雨柱光影,每一盏灯光都是一朵动态的灯花,黄澄澄,晶粼粼,而且似有声响。是的,那没有被灯光照到的大树,黑乎乎一片,沙啦啦沙啦啦的响声,都像从那里冲出来,阴阴的,冷气重重……就是冷雨吗?打个寒颤,一柱细雨流直从颈部直流脊背,冷到胸间!也许,这就是冷雨了……

抽了口气,本能地摸摸脖子,什么也没有!温度计的红柱,指在摄氏12度刻痕上,哪会冷?冬雨的夜色叫我神志不清了!

醒了许久,就再读吧。读到“赋得偃武修文,得闲字,猜字一”。这回我会了,是“败”吧!“一个大,一个小,一个跑,一个跳,一个吃人,一个吃草,猜字一”。这个我也会,是“骚”字!“浣花草堂,猜鸟名一”。想了好一会儿,没想出来,真要偷看谜底了!唉,傻子!不就是杜甫的茅宇吗?那就是“杜宇”!看来,兴趣来了,以为下面会势如破竹!

冷不丁,来个“觅黑车王,猜《西厢记》一句”。又傻眼了!《西厢记》本不该比《四书》《五经》生疏吧?可我哪儿会记起剧本中的“全不见半点轻狂!”再猜:“掠,猜《西厢记》一句。”那自然是“半推半就”。“禽,猜《西厢记》一句。”我犹豫好久,胡乱猜到“会少离多。”果然是!

有兴趣吗?我再抄文中的一些谜,大家乐乐:

“核,猜《四书》两句,不连。”(果在外,仁在其中矣。)

“才名犹是杨、卢、骆,勃也何因要在前,猜《书经》一句。”(王不敢后。)

“息上加息,猜《孟子》一句。”(以利为本)

“眉峰耸翠,猜唐诗一句。”(山从人面起。)

“朗读《汉书》《史记》,猜《左传》一句。”(有班、马之声。)

……

雨声不断,冬雨居然如此执着,大有如油的贵雨先倾倒,免得春旱愁断肠。我起来,坐着,有雨作伴,倒也开心。雨阳篷下流的雨水,快挂成水幕了,大有力阻我外望园林的架势。那我就听雨吧!

冬春一隔天涯路,

夜雨敲林半郭歌。

慷慨寒云犹记庶,

穹隆暖意最从和。

绸缪难遂人生志,

泼辣能为本性罗。

一宿听音空室满,

应知万岳喜婆娑!

坐久了,越来越觉得冬夜大雨如歌,是衣食大体无忧者的感觉。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一个冬天,我下乡,当时党委书记带我去,要走三十华里的山路,到一个高山偏僻的小山村,了解那里为什么会把学校办得那么好。因为突然下雨,出发得迟,天几乎黑了,还没走到。我们看见就在半山腰的一棵大树下,蜷缩着一位姑娘,低声地哭泣。原来,是我们要去的山村的插队知青,因为回家,挑了带来的东西,实在挑不动了……浑身被雨打湿,瑟瑟发抖。那时我就想,她年龄和我差不多,她在淋雨,而我有工作了,心中一阵酸楚……还算幸运,不久,知青可以有新出路了,党委书记听了我的建议,研究让这位女子到了水利设计院。现在在杭州,有了幸福的家庭。她夫妇几次要我到杭州去玩玩,可我多次到杭州,终不敢去见他们,怕伤心事涌上她的心头……

无论冬夜雨,还是曾经卷了诗圣草堂屋上三重茅,弄得主人“床头屋漏无干处”的秋雨,焉能知道,今天,依然有许多茅屋漏雨,“雨脚如麻未断绝”!

我依然没有睡意,但觉雨声更大,一股冷气冲进心胸,一切的诗意都到九霄云外去了……

冬的威严,压制着繁华;冬的冷酷,冰冻着温馨;冬的死寂,掠夺着清音;冬的阻拦,是横行霸道!但人们却看到,笋在冬的竹林孕育;爱在情的天堂酿蜜;风的呼啸召唤着东君的来临......涓涓清泉,汩汩不息,冲破所有的障碍,带着冰凌,走向大海!

冬夜雨横斜,不是助纣为疟,那只是为广袤大地储蓄墒情!愿上帝佑我寒士......


  评论这张
 
阅读(929)| 评论(9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