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卓三的博客

山外青山楼外楼

 
 
 

日志

 
 

也读首唱者的武夷九曲山水情怀  

2012-08-21 08:18:3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读首唱者的武夷九曲山水情怀

                         卓 三/2012、8、18

淳熙甲辰春精舍闲居戏作武夷掉歌十首呈诸同游相与一笑

             (九曲棹歌)

              宋·朱熹

武夷山上有仙灵,山下寒流曲曲清。

欲识个中奇绝处,棹歌闲听两三声。

 

一曲溪边上钓船,幔亭峰影蘸晴川。

虹桥一断无消息,万壑千岩锁翠烟。

 

二曲亭亭玉女峰,插花临水为谁容。

道人不作阳台梦,兴入前山翠几重。

 

三曲君看驾壑船,不知停棹几何年。

桑田海水今如许,泡沫风灯敢自怜。

 

四曲东西两石岩,岩花垂露碧(监毛 -一个字) 毵。

金鸡叫罢无人见,月满空山水满潭。

 

五曲山高云气深,长时烟雨暗平林。

林间有客无人识,欸乃声中万古心。

 

六曲苍屏绕碧湾,茆茨终日掩柴关。

客来倚棹岩花落,猿鸟不惊春意闲。

 

七曲移舟上碧滩,隐屏仙掌更回看。

却怜昨夜峰头雨,添得飞泉几道寒。

 

八曲风烟势欲开,鼓楼岩下水萦回。

莫言此地无佳景,自是游人不上来。

 

九曲将穷眼豁然,桑麻雨露见平川。

渔郎更觅桃源路,除是人间别有天。

 

     这组名播遐迩的朱熹山水诗,题目中就明确点出是在“淳熙甲辰春”写成的,即公元1184年春季。当时朱熹已经54岁了。他写这首诗的简单背景是“与诸同游”武夷九曲溪后的“闲居戏作”。写作地点也明白,就在九曲溪的中心五曲,溪北隐屏峰下朱熹建立的武夷精舍里。而且他自己说是“櫂歌”(即棹歌),是用南朝时舟子渔夫常唱的、唐朝也盛行的船歌形式写的“闲居戏作”。

     櫂歌最初可能是船夫的口头创作,用于行船时唱的。到了文人手里,后来许多就是合平仄谱的近体诗绝句了。看看著名的唐·戴叔伦《兰溪櫂歌》 :

     凉月如眉挂柳湾,越中山色镜中看。
           兰溪三日桃花雨,半夜鲤鱼来上滩。

     朱熹的这十首櫂歌形式大体与此相类的七绝。

     数百年来,读这十首棹歌后的评述无数,有从朱熹集中歌唱武夷美景的角度解说的,有从着重朱熹居九曲武夷精舍讲学之余的游山水心情来说的,有从着重朱熹理学精萃观念来解读的,有从着重朱熹理学大观不被朝廷重视而寄情山水的出发点来说的 ,还有注重阐述朱熹心情不畅的等等。总之,这櫂歌也算是多解性的诗歌了。这并没有什么不好。

现在轮到我一个小小书生也来凑热闹,可能是不自量力了,不过,不要紧,等待批评吧。

都说这櫂歌是朱熹与几位同游者从九曲溪的第一曲逆水而上,到达九曲星村的顺序所见抒写的。是的,可我以为一次同游所见,是写不出的。应该是长期在九曲生活的观察积累,其中,也不知有几回是逆水,几回是顺水的行程,结果是在在一次逆水同游中激发灵感,而后在一定的时间内写成的,当然最多不会超出1184年春季。

十首櫂歌真有很玄的难解深意吗?我也以为应该不是,倒是平白而情深的寄情山水为主的诗。

那么是写怎样的山水,寄怎样的情的?

序歌:

武夷山上有仙灵,山下寒流曲曲清。

欲识个中奇绝处,棹歌闲听两三声。

传说武夷山有仙灵,而这山是在清澈寒冷的九曲溪水缠绕下,其仙气和奇妙、绝胜的景色要想知道,但听我朱熹下面闲唱的几声櫂歌。整首主要表达的欣赏武夷灵性、美景和闲适的心情一览无遗。序歌不难理解,不要什么注解,大意为“请听下回分解”。

一曲

一曲溪边上钓船,幔亭峰影蘸晴川。

虹桥一断无消息,万壑千岩锁翠烟。

从这首开始,也许没到过九曲的读者要有些景点和传说等等的小注,以便阅读。

现在人游九曲都是乘竹排从九曲顺流而下,这回朱熹与人同游,是春水季节,如果乘竹排逆流是有危险的,所以“上钓船”,而不是可以随便解说为他们是乘竹排游览的。

入曲见到的幔亭峰,刻有“幔亭”二字,是神话故事中武夷君宴请乡人的 “幔亭招宴”地。传说宴会时,虹桥架空,群仙驾临,仙乐、歌舞起,乡人与之开怀畅饮。宴罢人归,风雨骤至,虹桥飞断,一切杳然。自此神仙就不再光临了,连唐·李商隐都空叹:“空中箫鼓几时回。”

这里可数的意象有六七个:被登上的钓船、壮观的幔亭峰影、养眼的晴川、虹桥的突断、万壑千岩、翠烟。。。。。。汇总成的意境才一个:“锁”字!诗人爱景色之美,希望仙宴还能与之共享,然而他知道,那是虚无缥缈的,一股惋惜之情油然心生。。。。。。

为何不写一曲溪边最出名的玉女峰呢?“且听下回分解”吧。

二曲

二曲亭亭玉女峰,插花临水为谁容。

道人不作阳台梦,兴入前山翠几重。

二曲溪口迎面的是 “插花临水一奇峰,玉骨冰肌处女容。”(白玉蟾诗句)玉女峰兀立,峰下有“浴香潭”,潭中一石,刻“印石”二字。峰左侧有刻有二丈多高的“镜台”岩壁。传说玉女隔溪与大王苦恋,大王峰就是大王的化身,因为铁板道人从中阻隔,他们无以圆梦。

朱熹明知有巍巍大王峰,就是死不点出来。亭亭玉女,临水插花,本应该有美好的爱情,朱熹借说,道人不应该有要去战国楚·宋玉《高唐赋序》所说的, “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相会的想头。我以为所谓的“道人”恐怕就是朱熹自己,够道貌岸然了!当今为朱熹“存天理,灭人欲”的注解真多,我看,怎么讲都无法抹去他对爱欲的禁锢的主张!

二曲是武夷九曲最美的一曲,朱熹诗中开头两句也情不自禁地赞美了,但笔锋一转,假道学的面孔出来了,“不作阳台梦”!兴趣真的跑到“前山翠几重”去了?

我们没有什么理由随意去贬低一位理学伟人的成就,但是,当我们由这首诗联想起他残酷对待歌女严蕊的历史事实,不得不谴责啊。

这首诗前后情感矛盾的意境,正反映了人性对朱熹的情感冲击!

三曲

三曲君看驾壑船,不知停棹几何年。

桑田海水今如许,泡沫风灯敢自怜。

三曲小藏峰又名仙船岩,岩壁隙洞间,有木制的船形古遗物,说是仙人羽化后遗下的木舟,舟有遗骨,叫“遗蜕”,就是朱熹说的“前世道阻未通,川壅未决时,蛮物所居”的遗物。经考证确实是古代南方少数民族的一种悬棺葬的遗迹,距今三千八百年,始于商末周初,晚至春秋战国,是我国各处悬棺中年代最为久远的。

对“驾壑船”“不知停棹几何年”的探知,感叹世间沧海桑田,诚如晋·葛洪《神仙传·麻姑》所云:“麻姑自说云,接待以来,已见东海三为桑田。”大海变成桑田,桑田变成大海。世事变化很大。人生短暂,只如“泡沫风灯”,怎敢“自怜”?已经50几岁的朱熹,不断勤“格物”,为“致知”,可敬!对景抒怀的传统手法应运自如,整首实景与情融和为诗人的求知的一种境界,不难看出。
    四曲

四曲东西两石岩,岩花垂露碧(监毛 -一个字)毵。

金鸡叫罢无人见,月满空山水满潭。

两石岩:大藏峰和仙钓台。 毵:形容枝条细长披离的样子。金鸡:四曲大藏峰壁有金鸡洞,传金鸡在为世人司晨。潭:大藏峰下的卧龙潭,潭壁刻有“飞翠流霞”。

依然是先述景,后抒情,不过不是那么机械地写。十首里这首点到景物最多,而我们不觉得烦,为什么?看:天亮前见到的一峰一台,带露的披离岩花,金鸡洞,被诗人内化为朦胧中的神鸡声和潭影侵心、明月照空山的幻化水墨图。实写石岩、岩花,再虚写神鸡叫声和水月,特点是这样的意象为现实和想像的结合物,把朦胧美的意境传递给我们。人们说“水月天心”,虚玄的幻影可以从诗的声与形里透染出来。。。。。。

金鸡叫,月满空山,大约不是此次朱熹与同游到四曲时见到的景象吧?难道他们夜里行船游览?可见,全十首诗不是一次游览所见的产物。

五曲

五曲山高云气深,长时烟雨暗平林。

林间有客无人识,欸乃声中万古心。

到了九曲的中心地段,诗人却没点明一个具体的山峰、岩石,只说 “暗平林”,有可能指平林渡。但可要知道,这里是隐屏峰高高兀立,峰下就是朱熹创建的武夷精舍,旁边的晚对峰石壁上刻 “道南理窟”三米见方的大字,现在看来是朱子理学的标志性圣地!难道诗人就这么轻描淡写,“混”过去了?不,不!当人的复杂而深邃的主观世界要表达的情感,无法在客观事物中找到相对应的景物时,无论实景意象还是虚幻的喻体意象都无能为力,直抒胸怀是最佳选择。高耸入云的山峰,变幻莫测的深藏云气,在烟雨暗遮平林(平地树林)的时候,其间一位有独到见解的“客”,能被人们认识吗?朱熹发挥孔子、孟子仁爱体民思想,又主张抵御外敌,南宋王朝是不高兴的。他被扣上“伪学”的帽子,差些被杀,好在那时不居官位,躲过一劫(不过,话要说回来,宋朝是历史上文人最向往的朝代,基本上不杀文人,朱熹有难,而未被杀,还有这样的重要因素)。诗里“客”,其实就是朱熹自己,他的真意,隐藏着如此重大的心理玄机,怎么说才好?只有船桨的声声欸乃(象声词。开船的摇橹声)幽远而去,自己集理学之大成的理念,从此千秋万代凭着主政者、平头百姓或是学人志士,作各自的评判吧。。。。。。历史证明,他的“万古心”不是无谓的虚叹,直到“文化大革命”时期,他和孔子们一样,还遭到灭顶的批判之灾。。。。。

模糊意境的重要作用之一:可以规避政治危险,躲过文字狱所致的杀身之祸。但历代文人在意象或意境的避险性方面所做的努力往往还是菜篮打水一场空。。。。。。

高山深云,烟雨暗平林,平常景物的淡淡文字,压抑不住诗人心中难以言说的郁闷,“无人识”三字喷发而出,令人感叹唏嘘!

顺便提起的是,近体诗一般不用重复字,尤其是从宋朝起,除了特意使用覆叠、顶针之类修辞,故意在一定的地方重复用字外,如果有重字,此诗会被认为不佳。朱熹这首却重复了“林”字,为什么?我以为是类似顶针。平林的林间,所以我说“平林”只是有可能指平林渡,更可能就是指平林。

六曲

六曲苍屏绕碧湾,茆茨终日掩柴关。

客来倚棹岩花落,猿鸟不惊春意闲。

到老鸦滩为六曲,此曲最短,然而景色绝佳。溪北有巨大的状如指痕的仙掌峰(晒布岩),峰壁上刻有 “壁立万仞” 四个大字。另有天游峰,是“武夷第一胜地”,登峰,九曲环碧,尽收眼底。还有苍屏峰、仙掌峰、响声岩等。

     如此壮美的六曲,本来可以大书特书,然而诗人除了客观直述碧水绕苍屏外,不是写峰下茆茨(茅草盖的屋顶。亦指茅屋。《墨子·三辩》:“昔者 尧 舜 有茅茨者,且以为礼,且以为乐。”《韩非子·五蠹》:“ 尧 之王天下也,茅茨不翦,采椽不斲。”)掩着柴门,就是写倚棹看岩花坠落,猿猴和鸟儿们在深春里懒懒散散,不太尽人意的春意阑珊。。。。。。这样的意象加在一起,无非是用来衬托自己惘然的心态,或者说多少带有落寞情绪的平常心反射,造成我们今天读来体会诗人的意境多少不是那么畅怀。

七曲

七曲移舟上碧滩,隐屏仙掌更回看。

却怜昨夜峰头雨,添得飞泉几道寒。

移舟上碧滩:指上了獭控滩,它的后面是隐屏峰、仙掌峰,所以说“回看”。飞泉:凌空而下的山泉。七曲北面为三仰峰,又称三迭峰,海拔700多米,雄姿勃勃。小仰峰的半壁有壁宵洞,刻有“武夷最高峰”五个大字。

此首只写一滩两峰,峰头夜雨添飞泉。“怜”(可爱的意思)“添”两个动词用得活,心境和景象交融,再加一个形容词“寒”,将所见武夷最高峰的清幽、高寒贴切写出。要是说动态与心境的活现,这首为最佳之一,不比“金鸡叫罢无人见,月满空山水满潭”差。只不过这首的好在于带情的物动,前面那首的好在于空蒙的声动。

八曲

八曲风烟势欲开,鼓楼岩下水萦回。

莫言此地无佳景,自是游人不上来。

本曲除鼓楼岩、大廪石和小廪石外,是一大群动物石像:牛角潭、青蛙石、上水狮和下水龟。这里既有李纲质疑的 “仙家何事也储粮?”的大小廪石,更有令人容易产生怪异联想的动物石。无怪乎此处会有传说朱熹这位理学大家大力宣扬“灭人欲”,自己却被美丽的狐狸精给迷住,神魂颠倒。这不能不说百姓对禁杀人性的极力反叛,也是对朱熹的批判。然而朱熹写诗时,茫然不晓,而推测游人没有体会这儿的景致的妙处,不来体验。今天读之,倒觉得道学家身后被讽刺的前身就有他被迷情的传说先兆,好像暗含讖语。

九曲

九曲将穷眼豁然,桑麻雨露见平川。

渔郎更觅桃源路,除是人间别有天。

显然,所写就是今天的星村所在地,现在此地以种稻为主,古时种桑植苎麻,为武夷重要经济作物。朱熹写得没错。

星村有星溪冲积的平地一片,船至此,眼前豁然开朗,尤似陶渊明笔下武陵人迷入桃花源,有良田美池,屋舍俨然,鸡犬之声相闻,源里人不知世上还有魏晋。。。。。

让朱熹心情最为痛快的地界,天上的人间!

宋朝的哲理诗句很有名,朱熹也是其中作者之一。常说诗歌要用形象思维来写,太多理性句子会被认为不是诗,而像格言。其实,格言诗就有这么一类型的。我倒觉得,适当的“格言”也未尝不可,况且好多“格言”式诗句也很有形象性。如:“山穷水复 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朱熹十首櫂歌真也没有用哲理性句子,为什么?大概是朱熹遵循山水诗的一般创作方法来创作的,所以我们读之很顺畅。但我想,也正因为如此,所以独特性也就不明显了。谢灵运、王维等诗人的山水诗,特色鲜明。这十首就不一样了,但九曲写得各有特点,实在不易,能如此集中表现星溪两岸武夷景色特点的组诗,也只有朱熹了。我们不能苛求古人,不信,我们自己试试看?

 

 后记:这是应刊物专栏编辑之约草成的,放在这儿,听听朋友们批评意见后,再改。

  评论这张
 
阅读(558)|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