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卓三的博客

山外青山楼外楼

 
 
 

日志

 
 

袁崇焕在邵武的一番重大心思说略  

2013-07-07 08:08:19|  分类: 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七月七日卢沟桥事变纪念日 ,

     全国同胞永不忘记日本的侵华罪恶!!!    


袁崇焕在邵武的一番重大心思说略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民族英雄袁崇焕塑像


袁崇焕在邵武的一番重大心思说略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袁崇焕将军墓 


袁崇焕在邵武的一番重大心思说略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袁崇焕在邵武的一番重大心思说略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袁崇焕在邵武的一番重大心思说略

                                                          / 2013·7·7

 

      依据明史、邵武地方志以及相关的论著,全国著名学者与邵武专家们对袁崇焕在邵武的作为,已有相当详尽的叙述,特别对他下面几个方面的表现,见解大都一致:在邵武和平镇街巷,救民水火。 “尝出救火,著靴上墙屋,如履平地。”(乾隆《邵武府志》);平反冤狱,“明决有胆略,尽心民事,冤抑无不伸。”(乾隆《邵武府志》);聚会奎英,在邵武招纳的军人如罗立,后在固守宁远之战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授邵武知县。为人慷慨负胆略,好谈兵。遇老校退卒,辄与论塞上事,晓其厄塞情形,以边才自许。”(《明史·袁崇焕传》)“为闽中县令,分校闱中,日呼一老兵习辽事者,与之谈兵,绝不阅卷。”(夏允彝《幸存录》)袁崇焕了解辽东边事,为后来的军旅生涯,做了积极的准备。

 我这儿要说的是有关袁崇焕在邵武的一番重大心思问题,也就是上面提到的“为闽中县令,分校闱中,日呼一老兵习辽事者,与之谈兵,绝不阅卷。”的事。

 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袁崇焕,被朝廷任命为福建邵武知县。天启二年(1622年),袁崇焕接到命令,让他返回北京,接受朝廷的政绩考核。接着被推荐,提拔到京城工作了。在邵武短暂的时间里,他尽力搞好自己职内的工作,还“日呼一老兵”“ 谈兵” 而“绝不阅卷。”可见他有自己的重大思考内容!那就是心系边境战事,关心明朝的安危。

        我想说说于此有关的三方面的事:一是身在福建闽北山区,交通相对闭塞的山城,有可能让袁崇焕了解到遥远的东北边战情况吗?二是小小地方官有多少机会让他获得“廷臣益称其才,遂昭擢佥事”? 三是 “一老兵习辽事者”有多大的可能确实存在?

 第一,既然《明史·袁崇焕传》载袁崇焕“为人慷慨负胆略,好谈兵。遇老有载校退卒,辄与论塞上事,晓其厄塞情形,以边才自许。”夏允彝《幸存录》明确记载,邵武有“一老兵习辽事者”,当是有证据的,我们不能随意否认。给袁崇焕介绍“厄塞情形”、“辽事”的退役军人,受到当地父母官的重视,定然会尽其所知,倾囊相告他服役时之所知。他是袁崇焕了解边事的重要来源。

 但是,一位普通的士兵,想必知道的不会太多,那么袁崇焕的更大消息来源在哪儿?

 当朝有位在朝廷做监察御史的叫江日彩,泰宁县人。泰宁县当时属于邵武府的一个县。江日彩每次往来家乡,是要经过邵武府城。明朝废御史台设都察院,通掌弹劾及建言,设左右都御史、左右副都御史、左右佥都御史。又设十三道监察御史110人,为正七品官,分区掌管监察,称为“巡按御史”。巡按御史被称为“代天子巡狩”,大事奏裁,小事主断,官位虽不高,但权势颇重。相当于现在的中央纪委副书记。京城官员,不论级别大小,府城第一把手是会出面接待的,袁崇焕无疑是不会失礼的。我们是否可以做这样的推测:不管袁崇焕接待过江日彩几次,关心国家大事的袁崇焕,一定会向江日彩请教东北边事的,加之袁崇焕平日的军事知识积累,自己的军事见识才能,会给江日彩留下深刻印象的。

我这样推测并非全无依据,1622年正月,江日彩向天启皇帝上了一份《议兵将疏》奏折中提到:“臣向过府城,扣其胸藏,虽曰清廉之令,实具登坛之才,且厚自期许,非涉漫谈。”江日彩自己的书面文字,可以证明他回家途经邵武确有与袁崇焕交往的(下文将详细谈到)。

史料里可以看出,当时,正是努尔哈赤率领大军大举南下的紧急关头,江日彩不是昏官,爱国心强,所以江、袁两人的交谈必然很投缘,袁崇焕也因此得到更为真实、大量的东北战况。

    再者,袁崇焕按明朝规定,任职不久,即天启二年(1622年),就接到命令,到京城述职的。地位卑微的他的才干,不太可能一下子被最高统治者认识并重视的,其间又可能有什么“中介力量”在帮助他?我以为还是江日彩。他的在京唯一已经认识的朝廷官员,只有江日彩,他在述职期间特意去拜会江日彩,是可以想见的事,虽然史书无明确记载此事。但这个推论,可以得看出:两人又有机会谈及边事,让袁崇焕了解更多情况,更加坚定为国抗敌的决心,也让江日彩更加了解袁崇焕的心思与军事才干。

接着就是我要说的另一件事。

     第二,廷臣与皇帝是如何得知袁崇焕的报国之心和军事才干的?                           

  江日彩当然知道的,此外呢?《明史》载“天启二年正月,朝觐在都,御史侯恂请破格用之,遂擢兵部职方主事。”众所周知,侯恂是著名才子侯方域(就是《桃花扇》中描写的那位才子)的父亲,东林党人。天启二年,他和江日彩是同僚,都是御史。后来又做过户部和兵部尚书。他的“请破格用之”,可能是听到袁崇焕的述职或看到袁崇焕的述职材料,又因为他和江日彩是同僚,了解到江日彩谈及袁崇焕,所以才会有举荐之行为。但是,举荐内容,史书无记载。

     江日彩怎么没有举动?《明史》的确没有记载。可能是侯恂声名大吧,史书就只记下他的推荐事迹。

         后来,许多学者考证,江日彩在举荐袁崇焕这件事上,是有明确记载的!

 1622年正月,江日彩向天启皇帝上了《议兵将疏》奏折,其中,极力推荐袁崇焕的军事才能,请求朝廷破格提拔使用:

“今邵武令袁崇焕,夙攻兵略,精武艺,善骑射。臣向过府城,扣其胸藏,虽曰清廉之令,实具登坛之才,且厚自期许,非涉漫谈。其交结可当一臂者,闻尚多人。今见觐于辇毂下。枢部召而试之,倘臣言不虚,即破格议用,委以招纳豪杰,募兵练将之寄,当必有以国家用者。”         

     全文收录于康熙十一年(1672年)《泰宁县志》的艺文部分,江日彩的传记条,也引用了该奏疏的部分内容,记载着:“辛酉(1621年)还朝,值广宁之陷,榆关告急,彩(笔者注:即江日彩)力荐袁崇焕出守宁远,再挫敌锋,咸有知人之目。”这正好与史实相一致。当时广宁被攻破,危及京都,袁崇焕挫败敌军的事,有江日彩同科进士、好友钱龙锡为江日彩写的墓志铭,可以为证:“辛酉还朝,值广宁之陷,榆关告急,公荐今督师尚书袁公崇焕出守宁远,卒再挫虏锋,人咸谓公知人云。”(笔者注:《泰宁县志》相关记载就是从这里抄写来的。志铭敬称袁公崇焕,是因为袁当时守关抗敌,屡败敌人,名满天下。)

 还好,这位慧眼识大才力举袁崇焕的江日彩,在袁崇焕宁远大捷前一个月,天启五年十二月去世了。不然极有可能在袁崇焕被诬陷为汉奸而被杀的事件中,很有可能像大学士韩火广一样,因为曾经是袁崇焕的主考官,录袁崇焕为进士,就被罢官;更可能像御史罗万爵一样,因为替袁崇焕申辩,说他并非叛逆,就被下狱。倒是不知为何,史载推荐袁崇焕的侯恂,居然安然无恙。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地方志不是正史,怎么可以为证呢?现在一般认为,地方志中记载的各地史料,比一般正史记载翔实,为社会科学研究提供了重要资料, 在正史中或语焉不详,或不作记载,要研究一些史料情况,只能从方志中寻找依据。但,地方志一定程度上缺乏正史所较具备的严谨性,又因为作者各方面的局限性,记述中存在讹误,社会科学研究中,可以对一些地方志书讹误之处进行修正,增加了可信度。

江日彩的史实虽出现于地方志,但有旁证材料,证其为确实的,所以就拿来为据了。

胸怀国家,立志报国的袁崇焕,很幸运,有机遇得到江日彩和侯恂们的推荐,让他有机会驰骋疆场,成为一名伟大的为国立功的民族英雄!

第三,当时邵武有可能出现“一老兵习辽事者”吗?

这话是夏允彝在《幸存录》里说的,上面已说到,《明史》也有相似的记载。“允彝(笔者注:15961645字彝中,华亭(今属上海松江)人。赐冠举於乡。好古博学,工属文,暇时偶作印章。是时东林方讲学苏州,张溥、杨廷枢等慕之,结文会,名曰复社。允彝与周邑陈子龙等结几社相和。清兵陷南京,欲结义民抗之,闻友人侯峒曾、董淳耀、徐湃等皆死,乃赋绝命词,投水死。”( 《明史·陈子龙传、广印人传》)这位抗清英雄就是民族英雄夏完淳的父亲,与袁崇焕是同时代人,年龄也相差不多,他的著名《幸存录》所载,当是可靠的。

      有人疑问的是,闽北邵武怎么会有人到东北去当兵而后退役的?这要从明朝的兵役制说起。

      明朝实行三种兵役制度:世兵制、募兵制和征兵制。

明初只有世兵制。世兵制的军士编制在卫所中,一边守卫地方,一边屯田生产。守卫地方城池的称守军,进行屯田生产的称屯军。整个军队基本上是一个自给自足的武装集团(《续文献通考》卷一二二,商务印书馆万有文库本)。

 明中期以后,由于大批屯田被豪右、将校侵占,商屯 亦因“开中法”遭破坏而废弛,军卒生活无着而大批逃 亡,卫所制逐渐崩溃。正统十四年(1449)“土木之变”, 京军覆没。为保卫京师,朝廷派官四出募兵以应急,大 规模推行募兵制,募兵逐渐成为军队主力。大凡战斗力 较强的军队都由招募而来,如抗倭名将戚继光之“戚家 军”,俞大猷之“俞家军”等。(根据吴晗著:《明代的军兵》)后来又出现了征兵制。

自从募兵制开始,浙江、福建等地大部分的兵源都来自于招募。这些兵是由中央统一调动的。这就可能有来自邵武的兵,被调到北方作战。后来未牺牲的退役军人回邵武是存在的。此其一。

嘉靖四十年,大批倭寇集团出击,戚继光在龙山一带大败倭寇,一直追至雁门岭。又与入围台州的倭寇展升殊死战,使自送上门的倭寇无一人逃脱。浙江倭患渐息。

倭寇们见渐江立不住脚,纷纷窜入福建,北自福州、宁州,南至漳州、泉州,千里沿海,骚扰不绝。于是,胡宗宪命令戚继光率6000多人自浙入闽,在福建杀倭。补充兵源必然以福建为主,抗倭时如此,后来也一样。

 加之当年闽北松溪县都有来寇,松溪抗倭纪念坊牌建于嘉靖乙丑年(1565年3月),距壬戌之役仅三 年,坊牌记录了该县的壬戌之役” ---- 明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冬十一月,松溪人民为保卫松溪城,同攻城的倭寇浴血奋战,120名抗倭勇士壮烈牺牲的史实。

此坊牌虽只残存14块半砖,但碑文开头、结尾的落款及建碑年月都完好无损,而且字迹端正。碑文开头刻着:壬戌冬倭至东门,战兵一百二十名御敌,全城悉赖阴助,有感!共抽粮饷银一十两正,并募添,建坊牌一座,伏愿。另外一些砖块上刻着:阵亡:杨周、范隆、曹山、曹成、魏杭、潘奴、何方、何金于,愿早生天界。残碑中多数记载壬戌之役经过,并刻有守城牺牲者名字和当时松溪县衙官员的名单。据记载,明嘉靖壬戌冬,倭寇自浙海入犯,陷太顺,屠寿宁,残政和,于十二月初侵入松溪县河东。倭寇攻松城东门,继而日夜围攻松城八门。以义士张德、陈椿为首的奇人杰士挺身而出,同攻城的倭寇浴血奋战十几场,倭寇始终不能得手,至次年正月十五日,倭兵大溃,拔营遁去。有抗倭传统的闽北,明朝征兵时,在闽北征兵是少不了的,邵武当然在其中。

  袁崇焕在邵武,可以推想,有爱国血性的他,对闽北前辈不久抗倭英雄,和戚继光他们抗倭的英勇行为,也定然会鼓舞他收集当下北方抗战情报,现退役军人当然就是他直接注意的对象,一老兵习辽事者”的出现,增加了可能性。此其二。

笔者试从三个方面略述遂袁崇焕大心愿的相关内容,以缅怀这位悲剧性伟大民族英雄,并求教与诸君。

 

·     主要参考文献:

·     乾隆《邵武府志》                     

·     《明史·袁崇焕传》

·      夏允彝《幸存录》                     

·      康熙十一年《泰宁县志》

·     《明史·陈子龙传、广印人传》

·     《续文献通考》卷一二二,商务印书馆万有文库本

·      吴晗《明代的军兵》

·     《松溪县志》

·      萧春雷《明史疏忽 江日彩荐袁崇焕考略》

 

 

               

 

 

 

 

                  

 

 

 


  评论这张
 
阅读(804)| 评论(8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