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卓三的博客

山外青山楼外楼

 
 
 

日志

 
 

寂然无声里  

2014-03-24 17:53:01|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寂然无声里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寂然无声里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寂然无声里 - 卓三 - 卓三的博客
                                     
                                         寂然无声里

         2014311

学作品里对江南烟雨朦胧的描写,那是美到骨子里了。 你看:“春云春水带轻霞,画船人似月,细雨落杨花。”(纳兰性德《临江仙》) “兰烬落,屏上暗红蕉。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萧萧。人语驿边桥。”(皇甫松《梦江南》)“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张志和《渔歌子 》)····· 

然而,确有另一种事实:要是你说“无边落木潇潇下”的景象出现在江南的深春,北方人一定会说,扯淡!然而事实就是如此。自从雨水节气一到,我们这里就开始天天见到落叶纷纷。加上天天雨雨晴晴,飞叶简直是大煞春的风景!

  市区人居密集的地方,本来有幸能留下一座小山岗,还被开辟为小园林,是我们山城的福气,特别春天一来,晨练的、晚练的,一片热闹气氛!但是落叶真让人扫兴。园林工人清早刚刚扫过,春风一吹,哗啦啦又是一地青黄色落叶。要是一阵雨过后,叶子贴在地上,黏在小径上,没法扫,人们奈何它不得。春天,本是希望的象征,可是懊恼并不没有······

周六的清晨,我如常,在小山岗小径慢跑,好像觉得有什么不对路,怎么今天这么安静?那在树坪打太极拳的,可能早下山了;练舞的女士们,怎么也没声响了?我好几天没在家,这里有什么变故了?周日,我早些上山锻炼,情形颇似昨日。更奇怪的是,原来那边廊亭里,一位中年琴师,总会在那儿拉二胡。《赛马》的欢快节奏,令人兴奋;《光明行》的流畅,令人怀旧;《二泉映月》令人想到阿炳;闽剧调让人亲近······这时也听不到了! 

周一,大约学生下午放学后,我再到小山岗去跑步,学生会有不少来玩,吸收新鲜空气,是的,树坪里散步的学生,悠闲地听听春风吹树,沙沙落叶声,并不像往日,多少有些笑闹声。天快暗下来了,他们渐渐下山去了。因为我习惯在较长的一段小径上来回慢跑,没到下面树坪里,没法问:怎么大家在春风里都寂然听春了?

周三的傍晚,我依然上小山岗慢跑,好像是从廊亭那边走来一位头戴栗色的时髦帽子,身穿浅紫色的连衣裙,带着一副眼镜的不太老的休闲女士,牵着一位小朋友,在唱着歌儿:

春深如海,青山如黛,清水绿如苔。白云,快飞开,让那红球,现出来,变成一个光明的、美丽的世界。风,小心一点儿吹,不要把花吹坏。现在,桃花正开,李花也正开,园里园外,万紫千红一齐开。桃花红,红艳艳,多光彩;李花白,白皑皑,谁也不能采。蜂飞来、蝶飞来将花儿采,常常惹动诗人爱,那么,更开怀!”

  哎呀,这歌儿是我中学时代,听老师介绍过的民国时期流行校园歌曲之一,歌名像是《桃李迎春》(也叫《春光好》),词的作者后来我查过,是陈培之(1899-1949),名葆德写的。他是今天龙集沂湖之滨季桥人。一生从教,是民国时期一位学兼新旧、学贯中西的大儒,同时也是一位集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于一身的大名士。曲子是著名的黎锦晖先生写的。

这位阿姨的春声,让潮湿的小山岗变得明媚起来!

我跟阿姨聊起来,问她怎么会唱老歌呢?她说:“读小学时,老师教的!现在唱着,好佩服那时候创作的校园歌曲呢。比台湾校园歌曲毫不逊色!你也爱听?要不要曲子?明天我带来给你。”我真想学唱,便欣然接受了。青山、绿水、太阳、风儿、桃花、李华、蜂儿和蝶儿,还有诗人也弄进来了,多平常的东西,却写出了开怀的春啊!当然,曲子也大有功劳,才会显春啊!

一周过去了,小山岗依然“这儿黎明静悄悄”。不久,我注意到,凡是我早晨较早到小径去跑时,总有一位拎着豆奶罐和一个馒头或大饼什么的三十多岁女子,匆匆忙忙在身边走过。一次我禁不住问道:“您住在这里?”她摇摇头。这一天,我正好碰到扫山的园林老叔,因为他认识我这个老跑步的,我便问:“老叔,这些日子,来玩的人没见少多少,可是安静了许多啊。是不是文明起来了?国外常有人说我们中国人在公共场所讲话大大声的,近来大家受到城市文明教育的结果?”他很惊奇地说:“你不晓得?来来,我带你去看看!”我看看七点过了,就说:“明天周六跟你去,我在这儿等你。      到周六了,我早早就来了,等着老叔。刚扫完树叶,老叔放下扫把,带我就走。突然,那位拎食品的女子又匆匆赶到我们前面过去了。老叔说:“我们跟她走。”

还没有等我们跟几步,她已经消失在那边叶丛里了······到底怎么了?老叔说:“我也不大清楚,每天八点前,这个女子都来送吃的,大概是早点······”我忙问:“给谁吃?”他答道:“我没问过,你去看看吧。”

曲廊、方亭、小轩、石径依然,红山茶还开得热热闹闹,迎春花孕着呢,佛肚竹的小笋冒了尖,鸟雀寻欢,正是阳春三月快来的孵育好时光,欢声衬出了幽静。练歌喉的,没见到;练舞的没见到;打太极拳的也没见到,就连情侣的影儿都没有······找到近廊亭处,原本拉二胡的师傅总在这里沉迷于自己的乐曲之中,今个儿也和前些日子一样,他不见了!

“你看!”大叔说着,指给我看的是一位女士在一位男孩身边指点什么。我轻轻地走近他们,原来,女的就是那位拎早点的女士!我此时忘了礼节,近前几步。那女士微笑着看了看我们,说:“早!”我急切地回答:“你们更早啊!你天天送早点?”

不用回答了,那男孩在读书,手上的英语课本放了下来。“不在学校读书?”我问。她说:“在啊······”

看来他们并不反感我们的造访,我们就继续对话。  

刚从乡下进城做工,孩子好不容易让进了一所学校,功课有些吃紧,特别是英语,每天趁早在这里安安静静地补习一两个钟头······”

“不到老师那儿去补吗?

  很贵啊······”

  ······

   我真没法想象,这么年轻的母亲要做工,还要帮孩子补课,时间怎么赶得过来啊!

“他爸呢?”我问,“在别的地方做工,顾不到这里啊。”她说着,有些难为情。

  沉默了一些时候,那母亲看看我,又看看老叔,最后盯住我的眼镜,迟迟才问:“又遇到难题啦······”我问问题在哪儿?孩子默不作声地把两个英语单词呈到我眼前:tree driver,母亲又是不好意思地说:“这两个单词他很难读好,我也只是在乡里初中读两年,教不好他······”我的心为之一震!赶快教这个孩子读音,并且把tr dr两组字母组合各自的音标教给他,然后请他照要求发音。

当我费好大力气教了之后,他仍然读不好。这时,他母亲讲了,大概在小学二三年级时,孩子发音突然发生问题,好像舌头转不过来。到医院查了多次,都没法解决。我问:“在市里医院也看过?”原来,不仅看过,还花了不少钱,一直医不好,好在智力没问题······之所以没到省级医院去进一步检查,可想而知,是没钱啊!

感叹是没用的,眼下只能用点读笔帮忙了。

此后,凡是遇见我,这位母亲或是孩子,就把他们认为我可以解决的学习难题拿来问我,我怎么能不尽力呢?

那天,我转到树坪去,看到做各种运动人们,原来一定要用音乐的,现在都只用轻声的口令代替,推而广之,散步的,练唱的,拉二胡的,不都是想把安静的春,留给那对母子吗?

寂静无声的春,并不寂静,树叶的纷纷飘落声,在递送旧的一定会逝去的信息,新生萌发的在坚定人们的信念;鸟儿的春声,奏着哺育的恩歌;晨练的触地声,在为母子暗暗鼓劲······

“春深如海,青山如黛,清水绿如苔。白云,快飞开,让那红球,现出来,变成一个光明的、美丽的世界。”理想中的春啊!

  有些时日了,小山岗上的来往人们,可以听到非常标准的英语课文中句子的朗读声。我非常清楚,补课的孩子有了点读笔了!

但,悬在春的寂静里,那许多担着的心,彻底放下来了吗?

 


 

  评论这张
 
阅读(677)|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